DIZZYing.com  

● 異鄉人CH8-4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刊物詳情:官網伯樂巷月見草淘寶


勞師動眾將一名黑幫大老請回警局,為了等律師趕到,正式訊問在兩個小時後才開始,毫不意外地律師正是前幾天見過的埃文斯。


「列卡度先生請問你對這項證物有印象嗎?」

「我的當事人是奉公守法的良好公民,從未有過持有毒品的紀錄,這不是他的東西。」

埃文斯說得毫不心虛,布蘭登必須極度克制方能壓抑自己大笑出聲的衝動。

「那請問列卡度先生見過這幾位女士嗎?」

依舊是那幾張照片,依照身亡的時序排成一列,最後一名則是仍在加護病房的費婭。



「這與案情無關,伊茲先生。」

不同於自家兒子,列卡度將提出抗議的律師推到一旁,不屑地撇了撇嘴,「見過又如何?沒見過又如何?」向後仰靠在椅子上,抬著下頜,沒將調任到紐約甚至還沒三個月的州檢察官看在眼裡。


「根據調查顯示,這些女性與貴幫人口走私及賣淫業務有十分緊密的關聯。」

「證據呢?沒有證據的話,這幾個小婊子是死是活跟老子有什麼關係?」

身為黑幫的領導男人碰過不少風浪,做父親的列卡度的應對自然比兒子來得穩重,幾句話將關係撇得一乾二淨,最後還不忘撂下狠話,「你會後悔捅這個馬蜂窩,伊茲。」

「謝謝你的提醒,我會跟法官提出我自身的安全問題。」

不著痕跡地瞥了身旁的黑人警探一眼,布蘭登的回覆一如以往,乍聽平和的語調透著濃厚挑釁。

「呸!幾歲的小子就想恐嚇我,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列卡度先生,你覺得薩爾瓦多幫少了你會不會就此消失?」

「嗤!當然不可能!」提及自己一手創立的幫派,男人面露驕傲。

「那就對了,這意味著你這個首領的存在並非必要。」

像是沒有瞧見男人陰鷙的目光,布蘭登接著說下去:「你認為州議員或州務卿閣下能幫你離開這裡嗎?你都能夠將親生兒子視為棄子,憑什麼認為非親非故的合作對象會幫助你?」

拿出愛默生、納爾遜及卡維佐一干可能涉案人等的照片一字排開,布蘭登的動作很慢,鷹隼般的目光看得列卡度幾乎無法招架。


但也僅止於幾乎。

直到布蘭登與丹佐相偕走出偵訊室前,都沒能問出更有價值的消息。



約恩正在隔壁間的實驗室化驗海洛英磚的成分,今天列卡度被收押無疑又一則大新聞,道格拉斯忙著和媒體周旋,於是特搜組偌大的辦公室內只剩下克萊兒一人。

亞洲女孩從電腦螢幕中抬起頭來,「如何,有什麼想法?」

「等。」

異口同聲的兩人對視了一眼,丹佐伸手搭上布蘭登的肩,笑得開懷。



然而還未等到列卡度鬆口,卻先迎來意外的訪客。

兩名來自緝毒署的探員,伊恩‧湯普森及奧斯本‧渥克,劈頭便要求釋放列卡度父子,因為特搜組已經嚴重影響緝毒署與墨西哥當局的合作,雖說兩人並未說明細節,但不難推測出是為了終止墨西哥近年越演越烈的毒品戰爭。


緝毒署是直接隸屬司法部的聯邦執法機關,相較之下,特搜組只是紐約市警局內的小單位,前來談判的探員顯然沒想過會被拒絕。

「你們的作法會害我們前功盡棄!」年紀較輕的探員率先沉不住氣,拍桌便罵。


布蘭登推了推鼻樑上的鏡架,回敬:「同樣地,你們的要求也會害我們前功盡棄。」四目相對,一時間角力的方式彷彿由言語轉為視線,誰也沒再說話。

「希望你們不會後悔。」

「如果真的有需要,那就麻煩緝毒署直接和紐約市檢察署談吧。」

這話說得不留餘地,被打回票的探員憤而離去。



「怎麼最近總有人說我會後悔呢。」

讓布蘭登自我打趣的發言驚得一嗆,丹佐連忙轉過頭,映入眼簾的是男人與淡然面色格外不符的糾結眉頭,與最初認識時的張揚不同,這些日子發生了許多事,或許是隨著熟悉褪下了尖刺,布蘭登顯得憂鬱許多。

「所以要讓這些人後悔。」

身體總較理智快上一些,平常和約恩打鬧習慣了,在丹佐反應過來以前已經伸手撫上布蘭登的腦袋。


「當然。」

不屬於自己的大掌穿梭在髮絲之間,有些陌生卻不討厭的觸感讓布蘭登不禁轉頭看了男人一眼,就見警探愣了一下,隨即侷促地收回手。

見此,布蘭登忍不住笑彎了嘴角,可能碰上的困難也暫時拋諸腦後。


2018-02-24 SCID異鄉人
 

评论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