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異鄉人CH9-1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刊物詳情:官網伯樂巷月見草淘寶


「列卡度先生不接受任何條件,兩位請回吧。」

沒有給發聲的律師任何眼神,布蘭登直視坐在桌子另一端姿態從容的男人,「顯然你在這裡住得還挺習慣,否則怎麼會忘了這裡不是你那高貴奢華的豪宅。」語調如昔,出奇不意刺得前一刻還有些得意的律師埃文斯一臉錯愕。


「在我的條件獲得回應以前,你可以不用白費力氣,更何況我離開這鬼地方的日子也快到了。」

前幾天的激動失態彷彿只是錯覺,即便身著統一的橘色囚衣,少了名酒和雪茄點綴,列卡度不忘擺出他身為幫派領袖的氣勢和作派,甚至沒給一旁的黑人警探一個眼神,意思很明顯,他沒將丹佐放在眼中。


「你知道這種地方總是不時發生離奇暴斃的事件,我今天剛好順路過來看看你是否一切安好。」

饒是布蘭登嘴上說得再客氣,若有所指的暗示聽在男人耳中卻是怎麼樣也高興不起來,只見列卡度手掌攥握成拳,「你──」正打算說些什麼就讓布蘭登先一步打斷:「時間差不多了,署內還有急事,那我就不打擾了。列卡度先生,好好休息。」

這是第三回與男人會談,除了費婭,其餘女孩都已不再能夠開口指認,在證據不足的情況下兩人自然也不是頭一回鎩羽而歸,縱然如此男人的笑容仍舊禮貌而疏遠,令人心生不悅之餘卻抓不著破綻。




隨著領路的獄警走過長廊,兩人經過三道分別需要密碼、指紋及虹膜驗證的門,自入口的登記櫃台取回證件,丹佐這才開口問道:「你要直接回檢察署,所以局內兩點的案件會報,你沒有要出席嗎?」布蘭登的說詞是否騙過列卡度已不可考,但很顯然己方的黑人警探當真了。


出乎意料的提問讓布蘭登不禁緩了步伐,擰著眉,向男人投去不可置信的目光,「你認真的嗎?」

「我──」

被問得猛然一噎,意識到自己做了蠢事的黑人警探張著嘴搭不上腔,今天上午相處了約莫兩個小時唯一的對話就此結束。

望著已經駛出車道的黃色雪佛蘭,丹佐手擱在方向盤上,深邃的眸瞳透出晦暗不明的情緒。



打從幾天前的不歡而散之後,正如布蘭登所言,他的車修好了,自然沒有理由再由丹佐接送,雖說仍舊一同查案,兩人同進同出的畫面卻已成歷史。

當初讓人暴力破壞的車體已經重新鈑金烤漆,曾經的白色被亮黃色取代,外型看上去與電影變形金剛中的大黃蜂如出一轍,拉風模樣較先前有過之而不及,不費吹灰之力便輕易大把目光,黑人警探亦不例外,然而究其理由卻不是這麼單純。


於是一路上男人的視線始終沒有離開亮黃色的車體,兩台車一前一後地駛過熱鬧的街道,最後雙雙拐進警察大樓的地下車道。

待到丹佐將車停妥,遠遠地就見電梯緩緩闔上,裡頭的唯一乘客似乎以行動表示不願與自己共處一室。


暗嘆了口氣,黑人警探認份地選擇勞動雙腿,待到丹佐推開樓梯間的門,只見步出電梯的褐髮檢察官步伐沒停直往道格拉斯的獨立辦公室走去,待到門板關上,前一刻還目不斜視的金髮鑑識官便迫不及待地湊上前來:「和前兩天一樣,今天也是兩輛車啊。」

「科學怪人你今天怎麼沒在實驗室擺弄那些儀器。」裝作沒有聽懂約恩話中的隱含意味,丹佐隨口虛應。


「我說……之前不是你負責開車嗎,司機先生。」

「他的車修好了。」

「是哪家車廠拖到現在才修好,也太久了吧。」

約恩嘟囔著,突然沒預警地話鋒一轉,「該不會你們發生了什麼吧?」朝已經關上的門板昂了昂下頷,碧色眸瞳滿是審視。

「就是一點小意外──」

話才說到一半,喀一聲,門板打開的聲響由身後傳來,幾乎是本能地丹佐連忙噤聲,於是,約恩不合時宜的大笑招來所有人的注意,自然包括方才走出獨立辦公室的兩人。



只見布蘭登不著痕跡地蹙起眉頭,急促的步伐並未停歇,與道格拉斯匆忙道別邊走進電梯,「那我先走了,抱歉下午的會報臨時缺席。」期間目光沒分給旁人一絲一毫。

聞言,丹佐先是一愣,自己這是……被唬了兩次?

浮上腦海的念頭很快便被駁回,從里克斯島回程的路途不算短,也許對方接到了無法推託的通知,直到此時,丹佐這才真切地意識到男人手上並不只有與特搜組合作的案件,不論擱在何處,即便身為首席檢察官亦有推卻不了的人情與政治性任務,更遑論是藏汙納垢的紐約州。



不輕不重的悶哼響起,鉤子一般不怎麼溫柔地將男人神遊的思緒拉回現實。

「約恩別太過份,你沒見丹佐眼眶都泛紅了。」銜著棒棒糖的亞洲女孩嘴上打圓場,語調卻透出濃烈的興味。

「停止無謂的廢話,你們倆沒正事做了嗎!」黑人警探放棄深思自己究竟是哪個環節露了餡,端起副組長的架子,略顯不足的震懾力只換來兩人更加猖狂的打趣。





記得好幾次有太太跟我說上冊卡在很令人在意的地方

終於更新啦www

拖了好久,正式進入下冊的內容(掩面


2018-03-11 热度-1 異鄉人SCID
 

评论

热度(1)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