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Shadow‧Swamp‧Dandelion 【鱷影】CH2-1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Neverland原著小說衍生,CP為鱷魚×影子、彼得潘×虎克
*刊物詳情:官網伯樂巷月見草無限制


「欸我說你別光只是坐在那發楞,下來啊!」大半的身子泡在水中,綠髮的男人舒坦地半瞇起眼梢,甩著尾巴朝岸邊的青年招了招手。

雖說大多時候都是維持人形模樣,然而身為兩棲類動物男人喜歡泡水和曬太陽本是天性,而這也間接養成亞涅斯的規律作息,每日早起洗漱之後,比進食還要重要第一件做的事便是下水晨泳,泡泡水滋潤自己過於乾燥的皮膚和鱗甲,而後趕在中午溫度過高以前曬曬太陽好令體溫回升。


「沒興趣。」

雖說僅是一閃而逝,然而眼尖的男人並未忽略影子藏在眸底甚是隱晦的膽怯。

由於前些日子結下的樑子,亞涅斯不打算放過任何能夠揶揄青年的機會,嘴角一撇,低笑便由喉底傳出:「我說你該不會是不會游泳吧。」

「誰說的!」

「長那麼大個人竟然連游泳都不會。」影子的反駁證明了男人的猜測,扯起的嘴角明擺了嘲諷。

天生就恐水的秘密只有最是親近的朋友知曉,如今弱點被戳個正著影子氣得橫眉豎眼:「我會飛為什麼非要會游泳。」


「下來我教你。」

悄聲無息地靠近岸邊,搶在惱羞成怒的青年反應過來以前伸手便將人一把拖下水。

影子還未意識到腳踝上的拉力從何而來,只來得及驚呼出聲,「什麼!」水面很快便淹過口鼻,整個人摔進沼澤中的青年嚇得胡亂撲騰,頓時水花四濺。

驚慌失措。

理智被強烈的恐懼奪去,腦袋一片空白的青年根本無暇探究沼澤內的深淺是否足夠自己站立,只知道下意識地揮舞四肢,好不容易在混亂之間抓著了什麼,雙手並用,求生的本能讓影子說什麼也不願放開手中抓著的不知名物件。


金屬色的瞳孔瞬間縮放,瞪著青年超乎預期的反應,身為始作俑者的男人同樣嚇得不輕,忙迭伸手將人撈進懷中,以胳膊支撐,藉著水的浮力讓青年半倚半坐在自己懷中。

只見一連嗆了好幾口水的青年在休息半晌後緩過氣來,總是蓬鬆的白髮全濕透了,面上溼漉漉的分不出究竟是淚水或是湖水,雙肩則是可憐兮兮地聳拉著。

在亞涅斯以為青年會就此消沉的同時,沒料懷中的腦袋猛地揚起,瞪大了眸子怒喝出聲:「該死的……你這傢伙是想把我淹死嘛!」


突如其來的斥責罵得男人一愣,看著一臉狼狽的青年,亞涅斯不久前才聚集的丁點愧疚感頓時雲消霧散,下一秒便不合時宜地大笑出聲。

「有什麼好笑的!」氣惱地衝男人大咧咧的笑容潑水。

終是笑夠了,一個念頭掠過腦海,還未反應過來便脫口而出:「怕你哪時候真被淹死了,我教你游泳吧。相信我不難的,憋氣總會吧?」

「你做什麼沒事找事,我會不會游泳不重要吧。」

無視青年的質疑目光,男人的口吻理直氣壯,「你現在不是沒事做嗎,趁這個機會我好心教你,你應該好好感謝我啊!」說著,三兩下將青年早已溼透的披風和上衣脫了精光,隨手丟在沼澤岸邊。

「欸你做什麼!」

大半身體泡在水中,白髮的青年就如羽翮讓水打溼的鳥類僅能撲騰著翅膀卻無法飛翔,也正因為在水中,沒有著力點的影子只能攀在男人身上,而這也方便亞涅斯毫無顧忌的動手。

「衣服吸水之後多沉你不知道嗎,好了,來憋氣。」語畢,也不顧懷中的青年仍死命掙扎,亞涅斯將人摟緊了便逕自往水下潛去。


「唔哇!咳、咳咳──」

好不容易重新呼吸到新鮮空氣,影子連忙將嗆進口鼻的湖水咳出,泛紅的眼眶讓青年的怒視減低了不少殺傷力。

拍了拍青年的背幫助影子順過氣來,男人一邊笑得沒心沒肺,還不忘揶揄調侃:「我說你這也太弱了吧,只是憋氣也能弄成這模樣,在外頭大吸一口氣然後下水別呼吸這樣懂嗎?」

「我只是讓你嚇到而已!只是憋氣而已誰不會!」

瞪了男人一眼,白髮的青年說著便逕自將腦袋埋進水中,好半晌嘩地抬頭,不顧自己臉上仍殘著水珠朝鱷魚揚了揚下頜,赤眸寫著得意。

「這只證明了你被扔進水裡還能多活幾秒鐘。」聳了聳肩,短髮的男人扯著嘴角一臉戲謔:「既然會憋氣那就沒問題了,接著很簡單你只需要浮起來就夠了。」

聞言,影子皺了皺鼻頭,滿臉的不願意。

「擔心什麼呢,我在這還能讓你有什麼事,還是說你真沒膽子下水。」明知是激將法,對上男人挑釁的目光,青年抿了抿唇就是自願上鉤也不想讓人小瞧。

憋著一股氣,再次將腦袋埋入水中。

長睫撲眨著試圖緩和眼球的不適,扶著男人的胳膊,「身體打直,腿放鬆。」在指示下將身體舒展開來。

「對對、全身放鬆別緊張,感受水的浮力。」

然而對水的恐懼仍是讓影子不自覺繃緊了神經,身形因此有下沉的趨勢,青年幾乎是在察覺的瞬間便慌亂地掙動起來,下一秒只見影子整個人已如猴子似地攀在男人身上,驚呼出聲:「你這傢伙到底行不行啊!」

「你太緊張了,這樣在水裡不可能浮起來的。在水中要全身放鬆,你再試試。」恍若沒有聽見影子的諷刺,男人捏了捏青年僵硬的雙肩,蹙著眉一臉認真。

「你不會放手吧!」

「說了不會有事的。」面對青年的質疑,暗金色的眸瞳回以一記白眼。

只見影子吸了口氣再一次潛入水中,男人的目光始終沒有從水下那顆羽白色的腦袋移開,「對沒錯,將嘴裡的空氣慢慢吐出來。」耐著性子,亞涅斯低聲給青年下指導語。


「好了今天就先到這裡了,教你游泳還真是比什麼都來的疲憊。」

如此折騰了數回,總算是稍稍克服青年天生畏水的性格,雖然不會前進,但至少學會如何在水中漂浮自救的青年總算不是這麼容易淹死了。

嘴上抱怨著,邊懶洋洋地斜倚在岸邊的石礁休息,「還真沒見過這麼笨的傢伙。」生來便是兩棲海鱷的男人全然無法理解青年在水中的笨拙是怎麼一回事,目光夾帶著驚奇和訕笑。

「閉嘴,你這飛不起來的笨重爬蟲類。」

反覆練了大半個早晨,體力早已透支的青年趴在吊椅上累得直喘氣,眼皮抬也沒抬,就是用盡剩下的氣力嘴皮上的便宜說什麼也不能輸。

「說誰呢你──」

正要反駁,卻沒料轉眼只見仍光裸著上身的青年薄唇半啟,長睫乖順地低掩著,呼出的鼻息規律而緩慢。

──這傢伙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睡著了。


2018-03-16 热度-1 鱷影影子永無島鱷魚
 

评论

热度(1)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