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異鄉人CH9-3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刊物詳情:官網伯樂巷月見草淘寶


隨著科技日新月異,手機成為現代人最為親密的隨身物品,亦是最易出賣自己行蹤的物件。

定位技術主要依賴手機自主發送信號,倘若關機便無計可施,為避免辦案人員於偵查過程中發生意外,經過幾番安全與人權的論戰,自認可能暴露在危險中的人員主動申請植入定位軟體終於成為一種選擇,只要手機尚可運作便可利用軟體後門遠端開機,即使在沒有網路沒有電力的情況下亦能追蹤,當然是在手機沒有拔掉電池的前提下。

鑒於智慧型手機多數採用電池不可拆設計,這意味布蘭登的手機極可能已遭外力破壞。



「會不會只是電話壞了?」將黑人警探整個上午的心神不寧看在眼中,身形嬌小的女孩站起身,問得小心翼翼。

「還不能確定,但……」

眉頭深鎖的丹佐抿了抿唇,隱沒明顯不動聽的後半句,無暇多加說明,「我去一趟檢察署。」丹佐拋下一句便急忙奪門而出,恰好與步出電梯的約恩撞個滿懷。

「哎!去哪呢這麼急?」

沒有應聲,趕時間的黑人警探捨棄電梯直接向樓梯間衝去,這種時候比起需要等待的電梯雙腳才是最能夠依靠。



似是為了貫徹這種概念,衝出警察大樓的男人連車都沒開,目標十分明確,正是距離警察廣場步行約十分鐘左右的檢察署。

一般情況下步行與車程所需時間相差無幾,然而凡事總有例外,畢竟鮮少有人會視行人和來車為無物,維持百米短跑的速度一路狂奔,橫衝直撞的身影在滿是商務人士的大街上顯得格外突兀。


期間甚至不忘抽空撥通手機,「我是特搜組的丹佐,悉德尼,我想確認列卡度目前的情況,對就是預計今天下午釋放的赫納羅‧列卡度‧安德拉德。」

只有丹佐自己知曉電話接通的霎那有多麼令人欣喜若狂,不知對方說了些什麼,只聽黑人警探揚高聲調,「去你的事先預約,我的意思是立刻!馬上!我在線上等,麻煩你現在就去確認謝謝。」咬牙切齒地加重強調,不容質疑的語氣顯然惹來對方的反彈,若說以往丹佐也許有興致耐心周旋,然而現下急躁和焦慮早已取而代之。


「要投訴請便,如果需要我可以給你警察編號。現在你已經多浪費了我五秒鐘,該死的告訴我列卡度還在你們的控制下。是,他即將獲得自由,但也是三個小時後,現在好好地──」



「叭──」

「你他媽的沒長眼睛嗎?!想死為什麼不去跳樓!」

刺耳的喇叭聲和咒罵打斷丹佐未完的語句,循聲望去,丹佐冷睨了仍在叫囂的司機一眼,成功嚇阻耍嘴皮子外還打算上前理論的男人。


意外的插曲有如不礙事卻惱人的蒼蠅,黑人警探沒有因此慢下腳步,兩分鐘後,丹佐終是在外觀沒什麼特色的大樓面前停下腳步,沉靜一陣子的手機亦再次傳來聲響,「是、我還在,請說。」

「好的謝謝你。」

如期得到答覆,盤踞在丹佐心頭的煩悶不減反增。

列卡度是個不定時炸彈,暫時沒有異狀雖說少了一樁麻煩,卻不能樂觀地認為對方沒有引爆的可能。



呼了口氣,經過劇烈運動仍不顯疲態的警探長腿一邁,幾個大步跨上門前的台階,推開玻璃門冷氣隨之撲面而來。



不知是否因為周身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氣勢,這回丹佐幸運地沒讓警衛阻攔,叮,很輕的一聲脆響,渾身緊繃處在警戒狀態的男人猛地回頭,下意識朝發聲處望去,映入眼簾的是一抹稱不上熟悉的身影。

丹佐對之有印象的理由無他,正是對方稚氣生澀的臉龐,似乎是不久前才剛加入的新人。


「……艾克?你叫艾克對吧?」

一把拉住正走出電梯的青年,丹佐也不管對方是否反應得過來,倒豆子一般的語速極快:「我是特搜組的悉德尼,我有急事要找布蘭……不、我是說伊茲在嗎?」而警探瞧不見的是自己那雙浸染了墨色的眸瞳透出如何明亮的精光,像是熠熠生輝的星點,承載著名為希冀的情緒。

「誰?你做什麼!」

胳膊上的手掌鐵鉗一般掙脫不開,猝不及防的突襲顯然嚇懵了艾克。


「我問你布蘭登‧伊茲,在嗎?」

「伊茲?你說首席嗎?我們的辦公室在不同樓層。」

聞言,丹佐用靜默的兩秒鐘深吸了口氣,壓下胸口不住膨脹翻騰的不安,雙唇一碰,吐出口的聲線帶著幾分疲憊:「算了你走吧。」提不起力氣多說,丹佐放開手,順勢進了門未關上的電梯。




連假就只想耍廢(躺地

2018-04-06 異鄉人SCID
 

评论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