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Drop.1 【毒艾】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猛毒X艾迪‧布洛克
*角色及背景參考猛毒電影版及相關漫畫,綜合我流設定
*販售中:蝦皮伯樂巷淘寶




生命基金會事件確實引起軒然大波,然而最終的結果卻不如艾迪所預期,在有關當局的嚴密操作下,知情人無一不被封口,一般大眾憑藉各家媒體虛實參半的報導,所知的僅是生命基金會秘密執行非人道實驗且執行長死於一次火箭試射的意外,而基金會則在群龍無首的情況下宣布停擺所有計畫。
然而,熟知內情甚至拯救世界的艾迪‧布洛克則理所當然地成了約談對象。

共生體的強大足以撼動人類存亡,打著維護人身安全與健康的旗幟,甫才從昏迷中清醒,一身傷的艾迪便讓面無表情黑衣特務從病房強制轉移到陌生的實驗機構。
在艾迪還未搞清楚狀況前,先碰上的便是再三針對與共生體相關細節的反覆偵訊,隨後是繁瑣的身體檢查項目及心理輔導,耗費大半天時間,好不容易獲准離開冰冷的實驗室卻不幸地被告知後續尚有兩次會面,

原因無他,美國政府急切地想了解這種陌生的外星族群,其次便是要確保猛毒如艾迪所言已經死於火箭爆炸的大火之中。

許是猛毒命不該絕,以為外星朋友確實死亡的艾迪悲痛非凡,面對偵訊表現出的反應格外真實。
懷著這份無處宣洩的感傷,暫且推掉各方工作邀約的艾迪除了至醫院回診,便是待在老舊的公寓養傷,失去活力的枯燥日子直到第二回會面結束後三天,一名陌生男子敲響了屋門。
──衰弱但仍舊活著的猛毒回來了。

隨著會面次數增加,艾迪能夠明顯感覺到施測探員的態度便越發鬆散,這意味著若是三次會面均順利過關,即能免除後患。
而今天是最後一次會面。

「我要出門了,答應我你會乖乖的。」
穿上外套,在出門赴約前艾迪不忘提醒似乎情緒不佳的共生體,「猛毒,聽見了嗎?」指尖輕敲透明的容器,男人誘哄的語氣甚是溫柔。
重新尋回共生體的艾迪心態與先前大相逕庭,過去毫不在意有關單位的緊迫盯人,現在只覺得格外拘束,這也是為什麼即使V再不悅艾迪仍舊堅持己見──比起拿猛毒的存亡冒險,他寧願忍受能夠將人逼瘋的孤寂。

「艾迪……」
「我很快就回來。」咬牙忽略猛毒可憐兮兮的語氣,艾迪狠心步出屋門。



即便作好心理準備,艾迪同樣無法忍受因為分離引起的焦慮,胸口彷彿開了一個洞,能夠吞噬一切的空虛感不受控制地逐漸擴大,待到讓人領進偵訊室時艾迪的情緒已經同前陣子那般低迷。

「布洛克先生,恭喜你自由了。」好不容易熬過大半天,艾迪總算等來宣告戰事結束的號角。
「你的意思是再也不見?」
「是的,再也不見。」心理醫師讓艾迪的用詞逗樂了。
「不用再走進這操蛋的建築物真是太好了。」
歡呼著離開以純白色為基調的實驗室,黑髮的男人哼著小曲,不顧限速連連催快油門,甚至闖過數個紅燈。

很快地,道路周邊的景色便由原先的筆直高樓進入底矮雜亂的小區,市中心的繁華被敗破取而代之。
在時代演進飛快的二十一世紀,這片區域就恍若被遺忘在時空的裂縫中,錯落不齊的樓房屋齡高達半百,街道旁滿是席地而坐的無家者,而毒品與槍枝是彷彿空氣般平常的存在。
對此,已經長駐數個月的艾迪倒是早已熟悉,面色如昔地將車停在散發刺鼻氣味的防火巷,吹著口哨熟稔地向超市方向走去。

「兩包薯球、一包辣味雞翅、一手可樂、兩盒披薩……」
穿梭在貨架之間的男人低聲嘟囔著,一路麻利地將貨品放進籃子。
眼見晚餐時間將近,艾迪打算給總是處於飢餓狀態的猛毒添購一些囤貨,算是討好也算是慶祝,雖說共生體大多數能量源於活物,但有些零嘴畢竟不無小補。

「還有十根巧克力能量棒和──」
「嗨艾迪!」
聞聲回首,隨即映入眼簾的是有幾分熟悉的面孔,艾迪好半晌才想起男人似乎是多年以前在環球日報的同事,兩人之間的關係雖說不至於交惡,但也稱不上交好,態度如此熱情是何緣故倒是可想而知。
開銷不斐的紐約本就不是個容易生存的地方,環球日報更是因為號角日報的打壓發展受限,想來男人不是因為財務危機被裁員,便是讓內部員工逼得另尋他就,而在他鄉意外碰上舊友自是要藉機找些出路。

「果真是你,好久不見了。這是……你的晚餐?」
無視男人眼底揉合了鄙夷的憐憫,清楚對方想法的艾迪沒有多作解釋,聳了聳肩毫不在意,「垃圾食物使人快樂,對吧?」
「這麼久沒見,不如去喝一杯?」
「不了,家裡還有事。」
「女朋友嗎?」
從架上取下洋芋片的動作沒停,艾迪隨口應道:「不,寵物。」
「寵物?看不出來你會養寵物啊。」
「朋友寄養在我這的。」
艾迪也不反駁,順著男人的話頭面不改色地扯謊,「我得先走了,免得那傢伙把我家給拆了。」艾迪態度隨意,惟有腳下邁得飛快的步伐透出幾分歸心似箭。

「二十六塊五。」
櫃臺負責結帳的是陳太太,一絲不苟的態度與前幾天因為直擊猛毒攻擊人類而嚇壞的模樣明顯天差地遠,「還有這些是贈品。」
「謝了。」
望著被一起塞進塑膠袋的兩大包中式泡麵,艾迪咧嘴一笑,方才因為巧遇故友而生的陰霾一掃而空。

「哎、艾迪。」
女聲在艾迪即將踏出超市前響起。
瞧出陳太太眼中的猶豫,不明所以的艾迪反問道:「最近還有其他人來收保護費嗎?」
「不……我只是想問有關你的寄身蟲,是否會對人體產生危害?」
望著憂心忡忡的陳太太,讀懂女人話中含意的艾迪又一次笑了,「不,他不會傷害我,而我也不會讓他傷害好人。」
比起單純的回答問題,男人的態度更似作出承諾。


拎著收穫充實的塑膠袋走進空間不大的單人套房,艾迪歡快地與同居的外星夥伴討論等會的晚餐安排,「嘿兄弟我猜你沒吃過泡麵,今晚──」
直到艾迪的視線落在空無一物的桌面,未完的語句嘎然而止,前一秒還樂融融的氣氛登時化作泡影。

「猛毒!」
直勾勾瞪著因為摔落地面而破碎容器,艾迪幾乎喘不過氣,「猛毒!猛毒!該死的你在哪?」顧不上收拾同樣掉了滿地的食材,艾迪翻遍客廳每個角落便跌跌撞撞地衝進臥室。
但很不幸地,同樣沒能尋著共生體的蹤影。

短短五分鐘時間卻幾乎將艾迪逼至瘋狂,只見男人揪著髮根赤紅著雙眼,像是被逼入絕境的野獸在客廳來回踱步。

「他會回來的,只要成功找到活體寄生猛毒都會回來的,沒有瞧見屍體就是最好的結果……」
給自己下暗示般,艾迪低聲咕噥著。
如此反覆,理智勉強回籠的男人這才踉蹌地走進浴室,捧著水便朝臉上一陣潑,從不怎麼乾淨的鏡中依稀可見淌下的水珠弄得襟口一片狼狽。

「艾迪……」
艾迪搖了搖頭,掌心在面上隨手一抹,試圖擺脫飄忽不定的幻聽。
「艾迪……」
「該死!」
狠狠揪著髮根,艾迪惡狠狠瞪著鏡中的倒影,無比懷念初次感應到猛毒存在時的景況,即便當時自己表現得猶如惡俗驚悚片的演員,而猛毒也不如現在友善。

「艾迪!」
突然,益發清晰的呼喚與過往的記憶相重疊,猛然驚醒的男人不禁瞪大了眼。

「猛毒?」
半信半疑地循聲趴在地上,就著昏黃的燈光艾迪終是在視線不佳的角落瞧見奄奄一息的共生體,顧不上多問,男人盡可能伏低著高大的身軀,伸長了手臂觸碰因為先前受到爆炸影響體積明顯減小的外星生物。

寄生的過程不過一瞬間,艾迪只覺得胸口如黑洞般幽深的裂罅剎那被充盈,虛弱的共生體沒辦法帶給宿主太大幫助,但猛毒卻輕易地幫艾迪找回心臟跳動的理由。

「你為什麼離開那個容器?」
將鋪滿薯球的烤盤推進烤箱,已經換了件衣服的艾迪問道。
「我感應到你的靠近,艾迪我想找你。」低沉的男聲自體內傳出。聞言,艾迪嘆了口氣,只覺得無處宣洩的怒氣不上不下地梗在喉間,「下次別這樣,這裡可不是Klyntar行星,只要沒有宿主你就得死於非命!好吧,總之我不會讓你再離開。」
一邊碎念,艾迪沒有停下嘴裡咀嚼的動作,畢竟體內有一個嗷嗷待哺的外星生物,而比起需要烹調的食材,巧克力能量棒更簡便一些。

「艾迪我還餓。」
見自己叮嚀起不了作用,餘悸猶存的男人只能無奈地吁出一口長氣,「吃泡麵好嗎?」
「有海鮮口味嗎?」
「只有肉骨茶和雞汁口味。總共有十包,應該夠你吃吧?」

在等待開水煮滾的時間,男人倚在餐桌旁仰頭將大半包洋芋片倒進嘴裡,猛毒的存在讓艾迪毫不擔心會有任何碎屑落在嘴以外的地方。
艾迪這才一把將空包裝拍進垃圾桶,方才接了一捧洋芋片的觸手便餵到嘴邊,三兩口嚥下食物,仍舊不放心的艾迪板起臉訓斥道,「嘿猛毒,我說真的,再有下次,就不准你吃薯球了!」
一如獨自扶養孩子的新手父母,艾迪既想將孩子放在掌心寵著,又害怕孩子太過調皮而陷入危險,於是只能祭出說服力幾近於零的威脅。

「那薯條可以嗎?」早已看透艾迪性格的共生體對此顯然毫不在意。
「不,禁止所有馬鈴薯製品。」
「艾迪你這是虐待!」
「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你再說就──」
「可以吃了嗎?」
「該死,猛毒你得學會聽我說話!」
伴隨有一句沒一句的鬥嘴,不多時,泡麵特有的香氣便漫了滿間套房,在陳太太的資助下,長期處於飢餓狀態的共生體今晚勉強吃了半飽。

至於累了一天又飽受驚嚇的艾迪,一夜好眠。



電影的萌毒實在太太太可愛了!!!
還以為SONY為了PG-13刻意萌化了猛毒,結果漫畫根本不遑多讓
猛毒和艾迪絕對是Love Story
萌的心膽顫!!!(捂胸口

2018-10-07 评论-23 热度-175 猛毒毒液venom滲透毒艾
 

评论(23)

热度(175)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