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Drop.2 【毒艾】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猛毒X艾迪‧布洛克
*角色及背景參考猛毒電影版及相關漫畫,綜合我流設定



晚間十一點,正是酒吧生意火紅時。
伴隨駐唱歌手低啞慵懶的歌聲,身材窈窕的侍女端著餐盤穿梭在各桌之間,而在吧檯不引人注意的陰影處,沉默獨酌的黑髮男子沒有與人攀談的意願,不多時又在酒保驚疑的目光下點了第十杯酒。

艾迪沒有在意,而是對酒保友好地笑了笑。
為了讓體內的共生體嚐鮮,艾迪特意將菜單上各種酒款都點過一輪,從威士忌、郎姆、伏特加、琴酒、龍舌蘭、白蘭地,到葡萄酒、氣泡酒和生啤,或濃或淡的酒精紛紛下肚,最後麻痺的味蕾幾乎喪失識別味道的功能。
而一切都源於猛毒的一句話,「酒精真的很好喝嗎?」

於是每喝一款酒,外星友人便會以嘶啞的嗓音簡單地給出點評,例如,苦、澀、辣、討厭、無聊、還好、沒味道等等,其中猛毒對氣泡酒表達了喜愛,原因無他,便是其近似氣泡飲料的口感和甜味。
「娘炮。」
對此艾迪下了一個註解,理所當然地惹來猛毒的抗議。



艾迪將剛送上的黑啤湊近唇邊,還未喝上一口,邊聞飽含訝異的驚呼響起,「哇喔,你是艾迪‧布洛克?我喜歡你的新聞。」
「知道嗎,通常認出我的都不是像妳這樣的美女。」
作為人氣頗高的記者,艾迪自然不是第一次在酒杯被搭訕,憑藉一副好口才向來應對得宜。
「布洛克先生你真會說話。」
「艾迪。」
「我是露西。」
互相報了名字,露西便理所當然地在艾迪身旁的空位落坐。

「每天跑新聞一定很辛苦吧?」
「為了追求最真實的報導總是需要有所犧牲,作為第一線的記者我想大家都有足夠的覺悟。」沒有忽略全然貼上胳膊的柔軟胸脯,艾迪態度自若地啜了一口黑啤,不忘為所有同業抬升形象。
「才不像你說的那麼容易,我記得前不久生命基金會事件鬧得可大了!還好你揭露了真相,否則社會大眾都還不知道要被蒙騙多久呢。」
輕撩披散在裸肩旁的金色鬈髮,露西換了一個更能展示自己身體曲線的姿勢,風情萬種衝艾迪舉杯,「敬舊金山的媒體英雄。」
聽聞玻璃杯輕碰的脆響,艾迪半瞇起眼回以一笑,「敬知音。」

「艾迪,你覺不覺得我們該多聊聊?」
散發誘惑和邀約的女體傾身靠得極近,原先擱在艾迪膝蓋處的手正一路向根部撫去,擦了鮮紅指甲油的指甲在昏黃燈光下泛起誘惑人心的光澤,「只有我們兩個,深入地聊一聊……」

話已至此,暗示自是再清楚不過。
露西的動作會越發大膽即是因為艾迪的默許,畢竟打從與安妮分手,生活品質一落千丈的男人便無暇顧及溫飽以外的生理需求,而現在美色當前,自認不是聖人的艾迪當然沒有拒絕的理由。

伸手攬上露西的後腰將彼此間的距離再縮小一些,女性特有的馨香盈滿整個鼻腔,艾迪閉起眼,俯身便要吻上那雙飽滿的唇瓣,卻不料低沉的男聲會如雷擊般毫無預警直劈後腦,「離開這裡,立刻。」
「什麼?」
旖旎和曖昧頓時消失無蹤,捂著隱隱作痛的後腦勺,從未有過的情況讓艾迪下意識四處張望。
「怎麼了?」
不明所以的露西眨了眨眼,一臉困惑。


「我說離開!」
腦中響起的聲音滿是不容反駁的不耐煩,強烈的不安湧上心頭,艾迪依稀能夠感覺到體內的外星生物正在皮膚下狂躁地遊走,甚至隱隱有破體而出的勢頭。
若是猛毒在大庭廣眾之下突然發狂變身,不僅可能傷及無辜,共生體的存在便再也瞞不住。
「別出來!」
顧不上還有旁人,艾迪連忙出聲喝斥,然而實際效用有多大就是艾迪自己也不清楚。


「你還好嗎?」露西面露關切。
「呃抱歉,我突然想到還有點事,我先走了。」
正好的氣氛讓猛毒這般打斷,艾迪著實沒有繼續尋歡作樂的心情,不識情趣地扳下女人環摟在自己肩頭的手。
最末,艾迪在露西錯愕而憤怒的目光下逃也似地離開酒吧。
艾迪清楚自己是個性無能的謠言不用半天便會傳遍整個酒吧,不論真假,畢竟比起探究真相,人們更在意話題煽情或趣味與否。


騎著愛車奔馳在仍舊車水馬龍的道路上,艾迪感嘆,「嘖,真是可惜,下回不能再來這裡喝酒了,這裡的生啤可是最棒的。」
「不值得再來,太吵了。」
「我以為要超音波才會對你產生影響?」
因為紅燈暫停的艾迪蹙起眉頭,顯然沒想到生活中隨處可見的音樂也會對猛毒造成傷害。
回應男人關切的是一聲飽含各種情緒的悶哼,幾分睥睨,幾分傲慢,還有幾分不加掩飾的怨惱。

聞言,饒是艾迪再遲鈍也知道共生體方才的反常舉動是鬧彆扭了。
腦中浮現共生體雙手環胸等待他人上前勸哄的生動形象,忍不住笑問,「嘿兄弟,你怎麼一回事?」
面對猛毒的沉默,艾迪換了一個提問的角度,「你不喜歡露西?」
「討厭。」
「為什麼?她不美嗎?」
「她摸你,還想要親你!」
聽聞猛毒理所當然的語氣,艾迪頗是無奈,決定將共生體的反常歸咎於與地球不同的外星審美觀,「好吧,我就當作你不喜歡她的長相了。」

「任何人想要觸碰你都必須經過我的同意!你可是我的!」
先前聽到類似的宣言,人類代表還會意思意思反駁幾句,然而逐漸熟知共生體的獨佔欲,艾迪也沒了爭論的耐性,索性全當作耳邊風。
「事實上他們只會經過我的同意。」
「所以我才沒有一口咬掉那個女人的頭。」艾迪敢拿所有身家打賭自己確實從猛毒嘶啞的聲線聽出得意和自豪。

見雙方對話不在一個頻道上,艾迪嘆了口氣,以退為進,「好吧,我保證之後找對象會先經過你的同意,但你得先和我道歉,你剛才弄痛我了。」
餘悸猶存的艾迪直到現在都還不清楚那一瞬間的尖銳疼痛究竟是如何造成。

「我只是咬了一口。」
聞言,人類宿主忍不住提高聲量,「等等,你說你咬了哪個部位?」
「大腦,反正我幫你修理好了。」
「修理我的大腦?」
無法消化衝擊的艾迪一愣,機車便不受控制地闖過已經轉紅的號誌燈。

「你一直看那個女人類,艾迪你只能看著我,想著我。」
始作俑者顯得毫無悔意,哭笑不得的男人重重嘆了口氣,乾脆放棄掙扎,「算了你要吃就吃吧,動手前先破壞我的中樞神經,我不想體會死亡的過程。」

原先平穩順遂的生活在揭發生命基金會的陰謀開始失序,而後碰上猛毒便是徹底脫軌,除了體魄,神經與膽量更是因為飽經磨練逐漸強韌,如今倒是習慣了這種與瘋狂為伍的日子,否則怎會在知曉自己被啃食後還如此淡然。
一如尼采所言,自己作為凝視深淵者,或許遲早會成為深淵吧……
隔著安全帽的護目鏡,眸底倒映出前邊幾乎沒有空隙的車陣,艾迪卻沒有打算停下催快油門的動作。







是的,艾迪酒駕,好孩子不要學XDDDD
好喜歡小鼻子小眼睛愛吃醋的猛毒(姨母笑


2018-10-10 评论-2 热度-71 猛毒venom毒艾毒液滲透
 

评论(2)

热度(71)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