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Be a Hero【賤蟲】CH5-3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死侍X蜘蛛人
*角色背景皆為電影+動畫+漫畫綜合我流設定
*販售中:蝦皮伯樂巷淘寶

※本子在淘寶已經重新補貨上架囉!!



「很好,那麼我在哪裡可以找到什麼鬼的水母博士?」

沒有在意沙人妄圖脫身的說法,這一回死侍將刀鋒抵上禿鷹的頸項。

前一秒還在心裡唾棄服軟的沙人沒骨氣,然而與死侍目光對上的瞬間,禿鷹渾身僵直愣住了,來自死亡的恐懼沿著背脊竄上後頸,男人與前一回在暗巷碰上時刻意戲耍的模樣相比,如非一身紅衣醒目,氣場幾乎判若兩人。


上回的經驗甚至稱得上慘烈,正與淨化者兩方鬥得不可開交,男人毫無預警的從天而降,本以為是淨化者找來的幫手,卻不想死侍的攻擊一視同仁,說著不著調的廢話卻僅用三槍將自己擊落。

除了死侍,其餘眾人無一倖免全數掛彩,就是最後成功將情緒儀搶走的淨化者也沒討著好果實,鮮血染紅了大半部的衣服,顯然傷得不清。

思及此,禿鷹不禁暗自猜想若是在三人能力並未受限的情況下是否多一些勝算?


然而不論答案肯定與否都無法與此時相並論,也許是刺耳的警報聲觸動對方的逆麟,男人渾身上下都散發出生人勿近的寒意,禿鷹肯定死侍確實能夠毫不在乎地殺光在場所有人,保命自是比保密重要,連忙驚吼出聲:「實驗室!他有個實驗室!」

「噢、這種效率真令人欣慰。一人一個問題很公平吧,來到最後一個問題了,有人願意替我帶路去實驗室嗎?」嘴角一咧,目光依序掃過自認逃過一劫的沙人和禿鷹,視線最後落在前些天在帝國州立大學狹路相逢的電光人身上。


想當然回答死侍的是一片寂靜。

畢竟短短幾分鐘內,任誰都能看出死侍性格陰晴不定,比起重獲自由生命卻備受威脅,三人更願意留在神盾局相對安全的牢籠,畢竟沒有人願意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一聳肩,聽著門外越發逼近的喧鬧聲死侍不忘自我打趣:「好吧好吧,誰讓我沒有小蜘蛛那麼惹人憐愛。但是至少告訴我怎麼去,我恨透迷路的感覺。」語調彷彿快板的舞曲輕快而活潑,當然必須忽視已經抵上電光人胸膛的槍口。




結束例行性巡邏,褐髮的青年鴕鳥似地遠離任何能夠接觸媒體的電子用品,趴在床上,繼續和昨天意外觸動機關而不再散發炫目螢光的儀器較勁,雖說裡頭液體的用途仍舊不明,卻不難從中嗅出陰謀的氣味。

也許是有誰刻意將這個小東西設置在人煙罕至的偏僻地點,但目的為何?


彼得沒來由的想起好些時日以前瑪莉珍提及的異狀,當初為了理出頭緒特地針對符合該條件的社會事件作統計,結果是肯定的,以往好脾氣的人突然性情大變的案件確實增加近三倍。

然而未待彼得做進一步的調查,連續命案便接二連三佔領頭條,詭異的現象被拋諸腦後,如今想起來相似的情況似乎在媒體螢幕上少見許多,當然也可能是其他話題太過熱門所致,但的確不能排除兩者的相關性。


淺藍色的螢光液體也許正是源頭,甚或是死侍的任務、連續命案和邪惡六人組也都與之脫不了關係。

最初四個已經開啟的儀器讓人分別放置在不同地點,導致或大或小的流血衝突發生,如今案件量降低則是因為儀器讓人關閉,就像是自己手中已經暗下的物件一樣。

大膽的推測浮上腦海,彼得嘴開嘴角嗤笑一聲,不禁搖了搖頭暗罵自己太過天馬行空,在同時間響起的手機更令褐髮的青年無暇多想。



「小彼得,想我了嗎?該不會正躲在棉被裡偷哭吧?」

接通的瞬間,爽朗的女聲隨之入耳,「梅嬸我已經成年了。」只聽彼得嘴上如是反駁,嘴角卻悄悄然地上彎。

「你這幾天吃了多少次的披薩?」

「咳咳……」裝模作樣地乾咳兩聲,褐髮的青年技巧略嫌拙劣地轉移話題:「梅嬸今天玩得開心嗎?」

「昨天就到加拿大境內,夜晚的尼加拉瀑布超美超壯觀,彼得你真該看看!」聽聞話筒那頭傳來與梅嬸年齡不符的歡呼聲,彼得連日以來高攏的眉頭舒展開來,連帶嚴肅緊繃的表情亦不自覺變得柔和。

「兩天後見,親愛的晚安,我愛你。」

「我也愛妳梅嬸,晚安。」

只見褐髮的青年盯著已經結束通話一片黑暗的手機螢幕瞅了半晌,唇瓣翕動,吐出口的氣音輕得幾乎聽不清明:「晚安紐約。」

將金屬製的物件隨手擱在床頭,彼得臉頰在枕頭上蹭了蹭,整個人蜷縮成最具安全感的舒適姿勢,闔上眼。




久違更新這篇(艸

2018-05-05 评论-2 热度-12 賤蟲spideypool英雄主義
 

评论(2)

热度(12)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