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
Calix (觴君*)
酒杯一枚 冷配控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http://dizzying0.weebly.com/
http://dizzyingcom.blog.fc2.com/

● 非典型關係【賤蟲】CH2-3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 Alpha!死侍XOmega!蜘蛛人
*角色及背景參考賤蟲斜線刊漫畫,綜合我流設定
*販售中:蝦皮伯樂巷淘寶


為了挽回自己岌岌可危的專業形象,韋德針對自己略嫌怠惰的工作態度進行一番深刻檢討,值得高興的是成效很快便真實體現於年輕總裁從視野內消失的次數。
好不容易挨到將近八點,整天幾乎都耗在實驗室的褐髮Omega這才想起早已過了下班時間,耐心幾乎被消磨殆盡的僱傭兵歡呼一聲,喜孜孜拎上裝有狙擊槍的包,搶在帕克駕車駛出停車場前自樓頂天台垂降至地面。
「別傻愣著,快跟上前面那台車!」
不顧目睹一切的計程車司機仍滿臉震驚,在副駕駛座坐定的韋德一邊指揮一邊信口開河,「我老公跟人 跑了,就在前面那台銀色的車上,我的幸福就靠你了兄弟!」

然而也正是僱傭兵不著調的胡謅博得了司機的憐憫,油門一踩,登時車速飛快。
幸而已經過了車潮的尖峰,在一連闖過三個紅燈,加上超車無數後,計程車總算搶得年輕總裁的車後位置。
需要盯緊的對象就在眼皮下,死侍的心情輕鬆許多,畢竟只要護送坐擁上億財富的年輕總裁安全返家今天的任務就算完成八成,一方面是因為少去職場隨時可能出手襲擊的閒雜人等,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帕克的作息單純得驚人,別說什麼夜生活,下班返家後的青年幾乎足不出戶,算是將科學宅男的稱號貫徹到底。

猶在腹誹帕克過去究竟是以什麼方式度過每月一次的發情期,預料外的尖銳煞車聲便打斷韋德的思緒,下一秒則是震耳欲聾的碰撞巨響。


幸而經驗老到的司機反應及時,不至於追撞前方突然緊急煞車的銀色轎車,但沒有繫安全帶的僱傭兵自是沒這麼好運,整個人因為作用力重重撞上前台。
「該死!可別就這麼死了!」
顧不上有些悶痛的胸口,紅衣僱傭兵甩下一張百鈔,匆匆奔向前方煙霧最為濃厚的位置。

「帕克!」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嚴重凹陷的車身,韋德忍不住咒罵出聲,強烈的不安襲來,腦中不由得浮現青年瑟瑟發抖甚至渾身浴 血的景象。
然而出乎意料地,韋德怎麼樣也沒想到會是如此景況,沒有什麼心懷不軌的刺殺者,取而代之的則是圍觀看熱鬧的群眾,「你喝了酒?你不只逆向,還差一點撞上行人道,酒後不能上路的觀念很難理解嗎?」一身狼狽的年輕總裁雙手環胸,無畏無懼直說得彪形大漢臉色漲紅。
「你以為你是誰啊!多管閒事!」
惱羞成怒的男人一把揪住帕克的領口,高舉著拳頭叫囂。

「你該感謝我用車子換了人 命,否則你要賠償的可不只有錢。你當然可以動手,但請容我善意地提醒你,我已經報警了。」顯然褐髮的Omega未將威脅看在眼中,語氣仍舊雲淡風輕。
「臭小子別想嚇唬我!」
「我只是實話實說,你聽,警察來了。」只見帕克隨手一撥,被迫鬆手的男人踉蹌得險些站不穩腳步。

也許這傢伙總是招來殺身之禍不是沒理由?目睹一切的僱傭兵暗暗吹了聲口哨。


總是姍姍來遲的警方反常地及時趕到,沒有懸念的責任歸屬,外加帕克無人不曉的總裁身分,員警給褐髮的Omega行了方便,並不強求到案,而是很快在現場完成簡單的筆錄。
待到完成一切手續,看熱鬧的人潮已然散去,而帕克那輛受損的轎車同樣被相熟的車行拖離現場。

尋思著青年掛斷保險業務的電話會迫不及待地返家,卻突聞一聲呼喚響起,「韋德。」
瞳孔瞬間縮放,行蹤暴露的僱傭兵用不足一秒鐘的時間選擇放棄繼續躲藏,畢竟這回可是帕克主動招呼,不算違背小蜘蛛的禁止令。
僱傭兵因為成功鑽了漏洞笑得得意,聲調歡快,「你知道我的名字?」
「當然,蜘蛛人和我介紹過。」
並未忽略青年面上一閃而逝的遲疑,韋德笑意未減,狀似無意地提及先前的經驗,「原來如此,我正奇怪之前你在 床 上也那麼喊過呢。」


而這回帕克並未入套,嗔怪地睨了韋德一眼,直接換了話題,「你跟著我的理由是什麼?」
「我只是意外路過,誰說我跟著你?」卸下面對鄰近英雄時的安份,睜眼說瞎話可是死侍的拿手好戲。
「好吧,我會再和我們的共同朋友做確認。」
「小子我們需要約法三章,別總是一言不合就提小蜘蛛,讓對話侷限在我們兩人之間如何?咦、你的味道怎麼……」
敏感地察覺異狀,韋德蹙起眉頭,甚至仗勢身高將鼻尖湊近信息素理應最為濃烈的頸窩,「你消除標記了?」
讓人不輕不重地推了一把,抬頭對上一雙清澈的翡翠色瞳仁,被提醒的僱傭兵這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似乎太過踰矩,忙迭解釋:「小傢伙我只是──」

因為種種或清明或模糊的理由,韋德自知對帕克總帶有幾分無法言喻的顧忌,並非害怕,而是不知從何時開始多了幾分親近和縱容,所幸年輕的總裁並不打算追究,反倒噙著狡黠笑意理所當然地指揮:「既然你也不打算離開,不如直接送我回家?雖然不清楚原因,但顯然用意是保我安全。」
「總之有事可以給我電話,任何事。」
不再否認青年的猜測,取巧的僱傭兵自是不會放過能夠更方便完成任務的大好機會。

「任何事?我是否可以解讀為你這是在暗示我會發生什麼事?」
「不!我的意思是既然我們已經成為朋友,偶爾聯繫碰面挺正常的吧。」
伸手搭上青年的肩,特意放低聲量,「但你也知道蛛網頭總是過度保護,為了保有我們剛建立的友誼,你會保密的對吧?」真假參半的胡謅對韋德而言自是得心應手。

年輕總裁價格不斐的住所並不算遠,為使往後任務順利進行,韋德有意與標的人物的帕克拉近距離,途中兩人相談甚歡,直到屋門關上的瞬間結束短暫的友誼。
再次回到狙擊鏡後,歛下笑意的男人仍是能夠笑看生死的僱傭兵。






偷窺這麼久,賤賤總算和總裁說上話了!!!
說沒兩三句話就要電話www
喜歡總裁一言不合就提小蜘蛛,也喜歡賤賤因為心虛而抗議XDD

评论(17)
热度(51)

© DIZZYing.co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