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異鄉人CH9-6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刊物詳情:官網伯樂巷月見草淘寶


來自後腦的鈍痛讓男人忍不住低吟出聲,「唔……」眨了眨眼只覺得一片昏暗,沉浮微粒在光線照射下格外清晰,不及細看,扭曲的景象便爭先恐後地擠進眼底,而後是直衝腦門的暈眩感。

猶記失去意識時仍是黑夜,如今天已亮得刺眼,思及此,布蘭登忍不住自嘲除了一身痠痛已外倒是多賺了補眠時間。


身處不熟悉的環境,男人也不慌張,掙扎著爬起身,扶正眼鏡本能地低頭想確認時間,這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手錶、手機、領帶夾等值錢物品全讓人收刮乾淨,雙手則是被腕間的束帶限制。

多虧屋頂侵蝕嚴重的破損,褐髮的檢察官依稀可瞧見四周堆滿了不知名的雜物,整個空間是由幾片金屬板構成,鼻腔內的空氣揉合了老舊的陳腐氣味及濃烈的燃油味,綜合所有觀察不難推測這是一個裝有油料的廢棄貨櫃。



然而未待布蘭登深究自己被關押何處,便聽聞刺耳的拖曳聲劃破沉默,被轟然推開的金屬門生鏽得十分嚴重。

雙眼緊閉,整個人以清醒時的姿勢趴在滿是塵土的地面,少了視覺,其餘五感似是被擴張至最大,笑鬧聲和步伐聲自身後靠近。


「女人就是愛操心,」

下一秒,劇痛自讓人猛力拉扯的頭皮傳來,受制於人的布蘭登忍不住悶哼出聲,整個人被迫呈現跪姿昂起腦袋,仰視站在自己跟前雙手抱胸的大漢。

「沒死就吱個聲。」

「吱。」

聞言,男人一愣,隨即露出猙獰的笑容,「看來的確還沒死透。」說著邊打手勢讓候在一旁的跟班上前。



「說話。」

拋棄式的手機貼在耳邊,聽聞電話另一端傳出的男聲,喉頭滾動,褐髮的檢察官沒來由地低笑出聲:「是我,被關在一個又髒又臭的地方,顯然對方是打算用油薰死我。」知曉對方不會讓自己多說,布蘭登語速極快。

果不其然,下一秒手機便被拿開,順帶因為多話換來一記狠踹。


「聽到了吧,人還會喘氣,但幾個小時過後就不一定了。」

顯然道格拉斯的回應不外乎是紐約州政府不接受威脅一類的官方正解,「我不想聽這些廢話,記住你們只有一個小時。」只聽男人憤憤然地掛斷電話,啐了口唾沫,罵咧咧道:「這些狗娘養的條子都是一個德性,非要看見屍體才會怕。」


「為什麼沒想過我其實不值那個價值?」相較一干附和聲浪,布蘭登自損身價的發言顯得十分突兀。

「呿什麼首席也不過是頭銜嘛。」

不在意男人話中的嘲諷,布蘭登像是沒有瞧見幾人別在腰間的槍,特意放慢的輕挑語氣滿是揶揄:「下手之前何不動動你的腦子?還是不只雇主,連你都沒有那種東西?」


「閉嘴!這裡還輪不到你說話!」

亦許是遷怒,又或許是惱羞成怒,領頭的男人一腳將布蘭登踹倒在地,彷彿吹響的號角一干跟班隨即湧上,爭先恐後地教訓出言不遜的布蘭登。


沒有收斂力道的拳腳雨點似地落在身上,出言挑釁的檢察官沒有反抗,蝦一般弓起身子本能地護住人體最是脆弱的頭腹。

不一會,就見布蘭登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似乎暈了過去,向來梳攏整齊的金褐色髮絲散落在額前,一襲高價黑西裝滿佈腳印,看上去狼狽而落魄。

「呿、跟那女人說的一樣,擺出自以為是的態度卻只有一張嘴。夠了,暫時留他一條命。走!外頭喝酒去,就這德性諒他也鬧不出什麼事情。」高壯的大漢嗤笑一聲,招呼眾人離去前不忘又踢了布蘭登一腳,然而在無人瞧見的角度本該昏厥過去的男人悄悄然勾起一抹笑。





眾位客官,布蘭登在這裡~~~~


2018-05-24 SCID異鄉人
 

评论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