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
Calix (觴君*)
酒杯一枚 冷配控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http://dizzying0.weebly.com/
http://dizzyingcom.blog.fc2.com/

● 彼得帕克的秘密【蜘蛛三兄弟】CH1-3

寫在前面
*蜘蛛三兄弟設定,主要CP為死侍X蜘蛛人,輔鋼鐵人X蜘蛛人、綠惡魔X蜘蛛人
*角色及背景參考三代蜘蛛人電影及斜線刊漫畫,綜合我流設定
*販售中:蝦皮伯樂巷慕箱


「既然暫無能夠協助的部分,請您立刻離開。」
聽聞驅逐令,安德魯不滿地悶哼出聲,加快穿越長廊的步伐。
「大樓防護系統將於六十秒後啟動,入侵者格殺勿論。」
盡忠職守的智能系統顯然看不慣青年如此恣意張揚,再次發話便不再只是口頭恫嚇。

「啊哈!找到了!」
粗魯地一路推開不少門板,年輕的英雄總算在最後四十秒找到標的位置,無暇久留的安德魯直奔散亂各種資料的辦公桌。
隨手拿起滿是塗寫痕跡甚至沾有咖啡漬的紙張,僅僅是一瞥,青年便因為從未見過的新穎思維挪不開眼,就是安德魯再不樂意,也必須承認史塔克的才華的確不容置喙。

「八、七、六——」
倒數猶在繼續,雖說不清楚所謂的防護系統為何,也不是沒有順利逃脫的可能,但安德魯暫且沒有直迎挑戰的打算,而是把握最後的幾秒種,近乎飢渴地掃視每一張圖紙。
然而青年卻怎麼樣也沒料到,會有憑空響起的男聲打斷即將歸零的時限,「停止啟動。」
當然,這回不再是無機質的機械音。

讓意外出現在門邊的人影嚇得將資料一扔,年輕的英雄欲蓋彌彰地挺直了腰桿。
然而安德魯預期的責備和憤怒並未出現,身為擁有者的男人只是瞟了桌面一眼,乍聽不耐煩的語氣透出幾分縱容和無奈,「果然是你,剛才不是讓你早點上床睡覺嗎。」

安德魯抿著唇,在強烈心虛的驅使下不著痕跡地別開目光,滿腦子都是該如何逃離這種僵局。
「我該想到的,」
只見男人嘆了口氣,顯然對於青年的沉默有其獨到的解讀,「晚安吻當然值得紐約的鄰家英雄這樣鬧脾氣。」

聞言,年輕的英雄猛地瞪大眼,一時間除了傻愣在原地竟是做不出任何反應。
若非在這般尷尬情況得知兩人私下說了些什麼私密情話,安德魯或許還能將之視為調侃湯姆的談資,然而此時史塔克一步步逼近,安全距離被入侵的青年下意識將距離拉開,直到背脊貼上牆面。
與男人益發放大的面孔僅餘不足三英寸,年輕的英雄再也顧不上是否會暴露身份,一把將人推開便倉皇逃離不久前還流連忘返的空間。





他要吻我!
不,是吻湯姆!
就如他話中所言,那年紀比湯姆多不止一倍的傢伙絕對是要佔湯姆便宜,好吧,雖然是在湯姆的要求下。
但湯姆可是個未成年!

憶及方才的危急時刻,安德魯仍舊心有餘悸。
兄弟三人輪流維護紐約治安已經多年,自是免不了被敵人或朋友錯認的情況。
前者容易許多,不論樑子由哪位彼得·帕克結下,最終的目標即是打倒對方,然而面對後者卻無法以如此簡單粗暴的方式應對,更別提可能因而事機敗露。


在冷風吹拂下,情緒稍加平復的青年決定將惹人厭煩的史塔克拋諸腦後,伸手拍了拍臉頰提振精神,便直奔湯姆就讀的城中科技高中。
然而安德魯沿著校園兜兜轉轉良久,別說湯姆,空蕩蕩的偌大校區連半個人影都沒有。
站在空無一人的操場中央,焦躁的英雄抓撓著腦袋,猶在考慮是否該一一拜訪湯姆的朋友,思緒便讓不合時宜的震動打斷,來電者正是四處遍尋不著的少年。

「該死的,湯姆你在哪裡?」
相較安德魯的氣急敗壞,湯姆的語氣平淡許多,「我在家。」
「你——」
想說的話全鯁在喉間,舌頭反倒被貓叼走似地失了功能,青年嘴巴一開一闔最末只憋出一句話,「等我回家再說!」


揣著一股無處宣洩的悶氣,急匆匆返家的安德魯在瞧見正蜷坐在沙發上吃冰淇淋的少年時再也忍不住爆發,將面罩隨手一甩,語帶憤怒,「你去哪了?大半夜出門也不事先說一聲,難道不知道托比會擔心嗎?」
「我明明有……算了。」
湯姆不耐煩的態度猶如火上加油,青年向來溫和的鹿眸瞪得老大,「什麼算了!為了找你,我可是差點被迫和史塔克接吻!見鬼的晚安吻!」
若是平日,安德魯決計不可能開誠布公地提及此事,然而氣頭上口不擇言似乎順理成章。
「你以為只有你碰過這種事嗎!」
面對指責,褐髮少年的情緒顯然也受到影響,「之前死侍可是正大光明地摸了我的屁股!你說他是把我當成誰?」顧慮被拋諸腦後,出言反駁的湯姆彷彿露出獠牙的幼獅。

少年尖銳的質問恍若一盆涼水兜頭淋下,再多的火光也在瞬間熄滅,回歸死一般的寂靜。
震驚、愧疚、氣惱、無奈,甚至還有幾分不意外,各式各樣的情緒全湧上胸口,安德魯如同做錯事的孩子,眼睫連連翕動,無措全寫在臉上。
「你說韋德他……對你動手動腳嗎?」不自覺將聲量放得極輕,遲疑的語氣透出青年並未直言的期待。
「他就這樣一邊說話一邊摟上來,下一秒手就從腰滑到……」只聽湯姆嘟嘟囔囔好半晌,在察覺安德魯不對勁的同時驟然噤聲,「嘿,安德魯你沒事吧?」
並未忽略湯姆小心翼翼的目光,安德魯垂下眉眼,徐徐吁出一口長氣,「你該早點告訴我……」浸染歉意的語調顯得厚重而沉悶。
熟知湯姆和韋德兩人的性格,安德魯清楚湯姆所言不假,而若非今日這場爭執,此事定然沒有曝光的可能。

「嘿、安德魯這沒什麼,我也沒放在心上所以——」
「抱歉,湯姆我真的很抱歉。」從少年眸底讀出的擔憂並未減輕安德魯心頭的負罪感,捂著腦門,青年的語調乾澀而嘶啞。
「安德魯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
擺手打斷湯姆的勸慰,安德魯的語氣透出一絲自己也沒發現的懇求,「已經這麼晚了你先去睡吧,讓我獨自靜一靜。」

理智上清楚地知曉不論是誰都不該為此負責,情感上,安德魯卻怎麼樣也無法不在意。
兄弟三人共用一個身份,錯認的風險不止存在甚至頻頻發生,然而在根本問題沒能解決的前提下,視而不見避而不談彷彿成了唯一解方。





總算進入正題!!!
灑點狗血什麼的真是讓人舒爽~~~
遙想最初就是為了賤賤摸錯屁股的梗才開這個坑XD

评论
热度(64)

© DIZZYing.co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