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
Calix (觴君*)
酒杯一枚 冷配控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http://dizzying0.weebly.com/
http://dizzyingcom.blog.fc2.com/

● 彼得帕克的秘密【蜘蛛三兄弟】CH2-1

寫在前面
*蜘蛛三兄弟設定,主要CP為死侍X蜘蛛人,輔鋼鐵人X蜘蛛人、綠惡魔X蜘蛛人
*角色及背景參考三代蜘蛛人電影及斜線刊漫畫,綜合我流設定
*販售中:蝦皮伯樂巷微信商店


你說他是把我當成誰?
少年特有的嗓音猶如附骨之蛆,在安德魯腦中一再徘徊不去。
和眾多市民相同,韋德不被允許知曉蜘蛛人戰袍下的身份,更不可能由外表辨別三兄弟的差異,雖說不知者無罪,但安德魯仍舊感到氣惱,氣惱韋德的性格,更氣惱自己的無能為力。


縱使安德魯心情再低落,平穩流動的時光仍不為任何人停歇,一如始終規律運轉的地球。
每日作息依舊,而萎靡的精神讓青年無可避免地被教授視為眼中釘,所幸在瑪莉安的協助下,安德魯總算磕磕絆絆地度過三個小時的課程。

「嘿,安德魯你怎麼了?」
「沒什麼。」顧不上整齊與否,眸底滿是陰鬱的青年將隨身的物品一股腦塞進背包,洩憤似地狠狠拉上拉鍊。
「沒什麼?」
瑪莉安驀地提高音調,眼底滿是不認同,「你該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你幾天沒睡覺了?」
「不,我只是……心煩。」
「讓我猜猜,是和那位年長戀人交往不順利?又或是你家調皮弟弟闖了禍?真要說搗蛋,湯姆可是——」
紅髮的少女猶在叨叨絮絮地說些什麼,不是第一回見識瑪莉安精準第六感的安德魯已經陷入沉思。

「如果……」
幾乎是話一出口,安德魯隨即反悔,畢竟幾人的第二重身份著實不宜曝光。
「嗯?」
「不,沒什麼。」
垂下眼睫避開瑪莉安的目光,無精打采的鬈髮青年彷彿被困在大雨中的貓科動物,濃烈的負面情緒如影隨形,「我先走了,我得吃點東西才能應付一團亂的生活。」


但安德魯很快便發現,即使是在寒冷的天氣一口氣吃完整桶焦糖脆片冰淇淋也沒辦法弭平心頭的焦躁與空虛。
嘴裡叼著塑膠湯匙,坐在大樓頂樓邊緣的年輕的英雄惱怒地將空盒丟在一旁,伸手探向新一桶的冰淇淋。

而就在此時,熟悉的男聲打斷青年拆開包裝的動作,「小蜘蛛,我病了,我得了嚴重的蜘蛛不足症候群。」

安德魯在讓僱傭兵由身後摟住的剎那先是渾身僵硬,隨後因為宜人的體溫,徐徐呼出一口長氣,緊繃的情緒因而緩和不少。
兩人數日未見,若說安德魯全然不為男人的平安歸來感到開心定是假話,然而尚且不知該如何面對處理心頭的疙瘩卻同樣千真萬確。
於是,兩相權衡之下,安德魯選擇既不搭腔也不掙扎的消極態度。

然而這番不乾不脆的立場很快在安德魯嗅著男人身上的硝煙氣味時被迫改變。

毋須格外敏銳的感官,任誰都能察覺死侍一身濃郁得無法忽略的鐵鏽味。
在無法完全改變男人生存方式的前提下,一般時候,安德魯選擇不去干涉僱傭兵的生存方式,更無意刺探那些屬於機密的任務細節。
擰著眉頭猶豫良久,安德魯終究開口:「你這次的任務內容也包含取人性命嗎?」
「不!他們只是受了點傷!我確定他們還會呼吸,至少在我離開前是如此。」只見僱傭兵一邊辯解,一邊無比自然地將原先搭在青年腰際的手向下遊移,求歡意味直白而清晰。
身為蜘蛛人,安德魯對於每每歷經危險任務後,因為腎上腺素大量分泌導致性慾高漲的狀態自是不陌生。


「小蜘蛛,你好香……」
又是一個吻落在頸根,侵略性十足的灼熱氣息隔著面罩噴在耳後,「小蜘蛛,這幾天我只要想到你挺翹的屁股就硬得睡不著覺!」
或許過分輕佻,但之於死侍卻再尋常不過的發言此時彷彿落入油桶的火星,輕而易舉地點燃安德魯的怒火。
猛地將不明所以的僱傭兵推開,氣惱的褐髮青年提高聲量,「是的,這就是你!你總是如此!總是嬉皮笑臉,總是低俗下流,還總是動手動腳,韋德你能維持正經超過一個小時嗎?」
「可以,我當然可以。」
雖然仍舊不理解青年突如其來的情緒所謂何事,但一如所有男人面對戀人質疑時的反應,死侍的答案果斷而肯定。

然而兩人大眼瞪小眼甚至未超過三分鐘,便見死侍忍不住笑出聲,「哈、哈哈哈蜘蛛寶貝,對不起我做不到哈哈哈……」
見狀,青年面罩下本就擰成疙瘩的眉頭幾乎密得分不開,「韋德夠了!」一把揮開僱傭兵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安德魯轉身便將始終一頭霧水的男人拋在後頭。






記得那天橘君問賤賤會不會被小蟲教訓
其實寫到這邊的時候還一直很猶豫XDD
雖然賤賤手賤又白目,但他的確很無辜啊(RYYYY

评论(2)
热度(55)

© DIZZYing.co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