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
Calix (觴君*)
酒杯一枚 冷配控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http://dizzying0.weebly.com/
http://dizzyingcom.blog.fc2.com/

● 彼得帕克的秘密【蜘蛛三兄弟】CH2-2

寫在前面
*蜘蛛三兄弟設定,主要CP為死侍X蜘蛛人,輔鋼鐵人X蜘蛛人、綠惡魔X蜘蛛人
*角色及背景參考三代蜘蛛人電影及斜線刊漫畫,綜合我流設定
*販售中:蝦皮伯樂巷微信商店


一轉眼,距離事情發生已經過去一週。
打自三天前見過韋德,更從托比口中輾轉得知湯姆當日晚歸的原因,安德魯本就低迷的情緒更是每況愈下,綜合了愧疚、歉意和無力的複雜情緒全堵在胸口。
於是,若非必要,安德魯幾乎不會主動與湯姆交談,而兩人這番反常自然瞞不過托比。
為此,安德魯不止一次收到托比或暗示或明示的關切。

就如眼下,帕克家本該熱鬧的早餐時間如同前幾日那般沉重死寂,只見托比不贊同地皺起眉頭,裝模作樣地乾咳了兩聲沒有得到反應,索性在餐桌下分別踢了安德魯和湯姆一人一腳。
「噢、呃那個……」
吃痛的青年猛地抬起頭,在年輕總裁的瞪視下,安德魯不安地抿了抿唇,無意識地翻動碗內的麥片,「小狗還好嗎?」
「很好!」
安德魯的主動提問似乎被視為求和的信號,只見少年驀地坐直腰桿,一雙褐眸閃爍著精光,滔滔不絕地分享現況,「醫生說巴弟手術後恢復得不錯,牠已經可以自己進食了,雖然還是有些行動不便,但和那天奄奄一息的樣子完全不同!而且巴弟牠已經記得我們了,昨天牠還——哦抱歉……」
意識自己太過投入的湯姆一瞬間漲紅了臉,伸手蹭了蹭鼻頭,下意識垂眉掩飾赧然的模樣與安德魯如出一轍。

「聽上去不錯,巴弟是牠本來的名字?」連忙接話的是比當事人更加緊張的托比。
「是奈德取的,雖然我覺得應該用一個更帥氣的名字,但撿到巴弟的是奈德。」
「所以,奈德已經決定領養那個可憐的小東西嗎?」聽聞湯姆語帶可惜,安德魯不禁莞爾,不過幾句日常閒談,積累多日的尷尬不自覺已消淡許多。
「事實上,他媽媽還沒答應。但也許我們家能夠——」
「關於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好好討論,但現在也許還有更重要的事?」以指節輕敲桌面打斷少年得寸進尺的提議,安德魯衝牆上的掛鐘昂了昂下頷。

「噢不!」
目送湯姆在一陣混亂中離開,隨後也收拾妥當的安德魯拎上背包,和托比道別時嘴角仍噙著笑意,「我也得走了。」
「沒有道別吻嗎?」
聞言,安德魯先是一愣,回神後的動作迅速得讓托比甚至連辯解都沒有說完的機會,「只是個玩——」
「我走了。」
眸底倒映出捂著臉頰頗是震驚的年輕總裁,小勝一回的青年笑得十分得意。



多虧托比的緩頰,安德魯與湯姆之間的尷尬有了開端很快便順利化解,然而另一頭和韋德的關係可沒有這般盡心盡力的中間人得以依靠。
安德魯想過故作無事地回覆男人的道歉簡訊,也想過得寸進尺地要求韋德調整那早已定型的性格,然而未待青年作出決定,死侍已經又一次因為任務離開紐約。
寥寥數字的簡訊讓情緒萎靡的安德魯更加提不起勁,每日離開學校後便懶洋洋地躺在床上什麼也不做只是虛度時光,直到不得不出門夜巡。
「混蛋傢伙。」
戴上面罩,躍出窗口之前安德魯伸手戳了戳床頭邊死侍布偶的腦袋,低聲嘟囔的語氣相當親暱。


許是因為近日鄰家英雄反常暴躁的消息廣為流傳,一時間眾位反派安分守己,無人鬧事的紐約格外平靜。
沒有或大或小的事件干擾,很快便完成例行巡邏的安德魯百無聊賴地蹲坐在布魯克林大橋的塔架頂端,盯著因為入夜逐漸減少的車流愣愣出神。

但這份得來不易的安寧終究在後半夜時,敵不過因為沒吃晚餐而反撲的生理反應。
飢腸轆轆的青年熟門熟路地來到一間二十四小時經營的快餐店,看也沒看菜單便依循慣例點餐,「一個招牌披薩,雙倍起司。」
「蜘蛛人!天啊,你是真的蜘蛛人嗎?我聽其他同事說過,今天終於讓我碰到了!」
讓過份熱情的服務員嚇退一步,年輕英雄面罩下的表情侷促而尷尬,「呃,嗨。」
若是平日,安德魯自是樂於和滿臉雀斑的服務員多聊兩句,然而深陷低潮期的此時著實無力應付支持者。
所幸對方也沒有多加糾纏的打算,隨口攀談幾句後便自顧自地忙碌。

鬆了口氣的安德魯站在候餐區,盯著重播的午夜新聞看了半晌,有些膩味地轉開視線,卻不料僅此一眼,便意外瞧見窗外那劃過夜幕的不明光點。
幾乎是反射性地,安德魯想也不想便如箭矢追了出去。

「哎!你的披薩!」
「謝了。」
反手射出一股蛛絲,稍稍使勁回扯,一盒熱騰騰的披薩便安穩地落入安德魯的手中,而即便是擺盪在大樓之間的失重狀態也無法阻止青年將散發出誘人香氣的食物塞進嘴裡。


費了一番功夫,待到安德魯好不容易看清那抹光點其實是不久前碰上的飛行者,盒中的披薩已經吃完泰半。

「嘿!我是全紐約人的好鄰居蜘蛛人,我們上次見過,還記得嗎?」
兩人隔空對峙,每當安德魯往前一步,對方便不甚熟練地退後一步,「今天天氣不錯,我們聊聊吧。你的飛行器很酷啊,哪裡可以訂做?對了,或許沉默先生你也想吃點披薩?」
彷彿不在意對方的無動於衷,安德魯接二連三地拋出話題,卻沒有半點作用。

他不是罪犯,頂多是個特立獨行的怪人。
耐性逐漸耗盡的青年不斷提醒自己不可失控動手,然而下一秒,對方竟猝不及防地加速離開。
「嘿你!等等!」
一瞪眼,安德魯忙迭呼喊著追上前去。

「我說你……」
然而,年輕的英雄話都還沒說完,嗆鼻的瓦斯味便撲面而來。
強烈的暈眩襲來,察覺不妙的青年甚至無暇因為輕敵而自責,只來得及憑本能朝男人的方向射出一股蛛絲便徹底昏厥。



不知不覺就六月了

時光飛逝,覺得害怕ORZ

评论(1)
热度(67)

© DIZZYing.co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