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人】
Calix (觴君*)
酒杯一枚 冷配控
有點宅有點廚 糟糕成分70%

http://dizzying0.weebly.com/
http://dizzyingcom.blog.fc2.com/

● 彼得帕克的秘密【蜘蛛三兄弟】CH2-3

寫在前面
*蜘蛛三兄弟設定,主要CP為死侍X蜘蛛人,輔鋼鐵人X蜘蛛人、綠惡魔X蜘蛛人
*角色及背景參考三代蜘蛛人電影及斜線刊漫畫,綜合我流設定
*販售中:蝦皮伯樂巷微信商店



「唔……」
眉頭因為一身爭先恐後湧現的疼痛高高攏起,安德魯掙扎著睜開眼皮,卻只瞧見眼前一片白茫。
受到光源刺激的瞳孔下意識闔上,再次睜眼時視線雖說有些模糊,但已足夠看清周圍的景象。

未待安德魯憶及映入眸底的簡潔裝潢是在何處見過,突如其來的男聲已先一步打斷青年的思緒,「醒了?」
聞言,安德魯嚇得猛坐起身,連忙伸手確認臉上的面罩是否安好,所幸,彈性十足的透氣布料仍服貼地掩住整張面孔。
就在青年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間,這才想起四周似曾相識的擺設正是安東尼·史塔克的辦公室。

「果然全世界都對蜘蛛人的真實身份感興趣呢。」
聽聞沒好氣的調侃,安德魯沒搭腔,只是放任目光落在尚未換下紅金色鋼鐵裝甲的男人身上,「幾點了?」
「兩點三十七分。」
青年蹙起眉頭,沉默地腦中拼湊散亂的記憶片段,包括沉默不語的飛行客和沒有預警的瓦斯味,然後一切歸於黑暗。
失去意識將近四十分鐘,從高處跌落造成的疼痛再三提醒青年受到史塔克幫助的事實。
安德魯無聲糾結了半晌,最末不甚甘願地吐出道謝後,便迫不及待地想要離開這個令自己渾身彆扭的地方,但顯然身為辦公室主人的史塔克更具場地優勢。

「等等,我們先聊聊剛才那個綠皮膚的傢伙,如果他不是被蛛絲纏住,你現在可不是這個樣子。」
毋須史塔克提醒,安德魯也清楚自己今晚確實僥倖逃過一劫,畢竟就算沒有那名神秘飛行客,樹敵無數的蜘蛛人倒在紐約街頭昏迷不醒,能否平安度過十分鐘都是未知數。
話雖如此,卻不表示青年對於湯姆和男人的關係已經釋懷。

直勾勾瞪著被當面關上的窗,安德魯只覺得腦中思緒分為相互牴觸的兩股,得不出共識的結果便是越發心浮氣躁,「我自己會處理,你別多管閒事!」
「上回見面才說我總是漠不關心,現在倒是又改口了,真搞不懂孩子都在想些什麼。」
聽聞男人出乎意料的發言,安德魯頓時被噎得啞口無言,只能暗罵湯姆總是口無遮攔說些有的沒的。

年輕的英雄正猶豫如何應對這般尷尬局面,史塔克已經再次開口,「對了,我猜想那盒吃了一半的披薩是你的,雖然我不建議你再繼續吃,但我不認為它應該繼續留在現場。」
目光順著男人手指的方向落在不遠處的茶几上,眨了眨眼,安德魯有些不明所以。
似乎瞧出青年的疑惑,史塔克解釋道:「碰過的東西別亂扔,否則留下生物痕跡離身份曝光也不遠了。」
「哦……」
被教訓的青年摸著鼻子吶吶應了一聲,抓起披薩盒便搶在男人再次阻攔前匆忙離去。




或許是出於報復,又或許是追根究底的心態,年輕的英雄滿紐約亂竄就為了找出突襲自己的混蛋,然而直到天色悠悠轉亮,安德魯也沒再瞧見那名穿著紫衣的綠膚飛行客。

但如此毛躁而不計成本的行為,翌日得到的後果便是難以專心的不濟精神。
「帕克!你昨天晚上去搶銀行了嗎?」這是安德魯今日第二次因為打瞌睡被點名。
「是,呃、弗蘭先生我不是……」
尷尬地呆立著,安德魯的反應引來哄堂大笑,換來老教授更加難看的臉色。
「看來這麼簡單的課程內容你都懂了。」
「不、我——」
早已聽膩五花八門藉口的教授毫無耐性地打斷安德魯未盡的話頭,抬手在白板飛快寫下成串公式,筆尖最末重重一頓,「如果答不出這道題,我的課你也不用繼續修了。」
任誰都能看出極為複雜的題目是教授有意為難上課不專心的學生,目的無他,便是以儆效尤。

「呃……」
咬著下唇,愁眉苦臉的青年盯著白板看了好半晌,在教授凌厲的視線下,幾乎放棄的青年突然瞪大榛果色的瞳孔。
嘴角一彎,有了想法的安德魯正準備答題,卻不料聲音都還沒躍出舌尖,下課鐘聲已先一步響起。
一時間,安德魯傻愣愣地與講台旁的弗蘭對望,反倒有些不知所措。


然而青年小鹿般楚楚可憐的模樣並未打動教授的鐵石心腸,「帕克別以為你逃過一劫,跟我到辦公室來。其他人下課。」
在眾人的哄笑聲中,自知理虧的褐髮青年連忙拎上隨身物品,亦步亦趨地跟在年邁的老教授身後。

最末雖說因為曾在史塔克辦公室見過相似的公式得以通過考驗,但不幸地,這樣的結果沒能安撫氣得血壓飆升的老教授。
於是,暫時保住學分的安德魯被安排一堆繁瑣雜務,徹底勞役了整個下午。
別說晚餐,連水都顧不上喝的安德魯一離開學校便直奔號角日報,然而在最後一秒如期趕上打工的奇蹟並未發生,不算美好的夜晚就在主管長達半小時的漫長訓話中揭開序幕。

數個小時後,為了即時交稿而搜索枯腸的青年披著夜色,拖著一身痠痛返家。
連沮喪的力氣都沒有,又餓又累的安德魯隨手將背包一扔,整個人摔進柔軟的大床上,幾乎是瞬間便陷入黑甜的夢鄉。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半夢半醒之際,安德魯隱約聽聞熟悉的男聲湊在耳邊說了些什麼,而自己也咕噥著吐出回應,然而對話卻如同蒙了一層薄霧,聽聞不清也無從理解。
不多時,世界終於再次恢復清靜。
褐髮的青年摟著枕頭翻了個身,無意識地囁動雙唇。

等等!韋德?
理智像是撕裂雲層的閃電,安德魯猛地睜開眼,很快便理所當然地發現門窗緊閉的臥室內僅有自己一人。
先不提男人此時應該還遠在南半球執行任務,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死侍根本不知道蜘蛛人面罩下的身份和住所。
話雖如此,但僱傭兵確實是在安德魯睡得迷糊時來了電話。

榛果色的瞳仁倒映出手機螢幕鐵證般的通話紀錄,對於談話內容卻印象模糊的安德魯抿了抿唇。
或許是讓韋德不著調的甜言蜜語哄騙了不少情話,又或許是藉機向無端被冷落的男人撒嬌示好,再或許只是屬於情人間沒有什麼實質內容的鬥嘴打鬧。
事實為何雖說不得而知,但安德魯卻無比肯定自己煩惱多時的癥結始終未被解決。
盯著已經暗下的手機螢幕,自認該給湯姆一個交代卻未能如願的安德魯嘆了口氣,辨別不清充塞胸口的複雜情緒究竟是釋然多一分,或是後悔多一些。


最末將安德魯從怔忡中喚回神的是不大的響動,反手關上房門前瞥了一眼牆上的掛鐘,毫不意外瞧見之於一般群眾理應熟睡的時間,也正是蜘蛛人巡邏下崗的時間。

「湯姆?」
伸手在虛掩的門板輕敲,很快便得了回應。
心懷愧疚的青年在推門而入時猶在尋思如何自然地開啟話題,卻怎麼樣也沒料到一道橫過少年背部的醒目傷口會猝不及防地映入眼簾。
「怎麼回事!還有其他地方受傷嗎?」幾步上前,安德魯扳著湯姆的肩頭來回端詳,確認應是由利刃造成的猩紅裂口雖說有些長度卻不算深,這才稍稍鬆了一口氣,憑藉蜘蛛人經過強化的自癒能力,如此程度的傷口用不上一天即可回復。
當然,這不表示安德魯不為少年受傷一事感到憤怒。

「嘶──碰上一個奇怪的傢伙,還好我看情況不對勁溜得快。」
「奇怪的傢伙?」停下正為湯姆消毒的手,安德魯挑了挑眉,一個念頭飛快掠過腦海,隨後便聞少年嘟嘟囔囔著抱怨:「是個之前沒見過的傢伙,我剛才不過上前問了兩句,那傢伙一聲不吭就直接出手攻擊,更扯的是他竟然連炸彈都用上了!還好我反應夠快,否則……」
猜測被證實,安德魯本就不鬱的面容益發凝重,從上回自己輕敵中招,加上這回湯姆被偷襲,不難看出無名飛行者的立場,除了不願交流,更是明擺了不懼為敵。


「不過他的審美觀實在慘不忍睹,綠皮膚卻搭一身的紫色衣服,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想。」
思緒被少年的咕噥打斷,安德魯嘴角一彎,噙在嘴角的笑意尚未來得及淡去,一個突如其來的念頭便掠過腦海。
綠膚的反派並非前所未見,多年前正有一位造成托比極大威脅的綠惡魔。






東尼終於出場啦ww
又是一次認錯人的尷尬場面XD

微信商店的《彼得‧帕克的秘密》到明天就截止預購囉,有需要的小夥伴歡迎使用!

其他的賤蟲本《英雄主義》、《非典型關係》也剩下少量現貨~

评论(4)
热度(41)

© DIZZYing.co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