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It's all about Love 以愛為名 【MSL】CH2-1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BBC Sherlock衍生,正劇向3P設定,CP為Mycroft×Sherlock×Lestrade
*刊物詳情:官網伯樂巷月見草無限制


Lestrade實在不想表現的像是個疑神疑鬼探人隱私的恐怖情人,然而最近的Mycroft實在有些反常,表面上看起來與平日無異,警探的直覺卻是硬生生嗅出了不對勁。

 

Mycroft比以往來的更加忙碌,除了返家的時間越來越遲以外,另一個有利的佐證是──打從出差結束至今快一個半月,兩人不曾有過親密關係。

當然不是說Lestrade欲求不滿,兩人雖說不是整天黏乎的新婚夫妻,但這樣的情況著實反常。

Lestrade曾經想過Mycroft是因為發現了自己和Sherlock的事兒才不願有肢體接觸,然而除了做愛以外一切如昔,每日的早安吻和定時噓寒問暖的簡訊依舊,就是時不時的晨勃互擼都沒落下,更別提男人的態度甚至益發溫柔。

 

綜合總總跡象Lestrade只覺得真相撲朔迷離,暫時得出最有可能的結論是Mycroft有了其他對象,然而特別留意過卻沒有發現任何實質證據,Lestrade不禁懷疑Mycroft或許只是單純地對自己的興趣降低了,否則以公務員的智商是絕計不可能沒發現自己與Sherlock的姦情。

為此,銀髮的警探甚至在洗過澡後,特意站在全身鏡前多瞧了將近半小時。

眼角的皺紋多了幾條、年輕時候鍛鍊的線條沒了,最後是不再平坦的小腹……無可否認地,除了性格變得沉穩外,公平的歲月也在Lestrade身上留下了痕跡。

 

但換個念頭想想,這並無法解釋男人的態度。

難不成是為了彌補出軌的心虛?

若是如此,Mycroft大可直接攤開講明,Lestrade自認雖說不上頂好的情人,但也不是會死皮賴臉糾纏的性格,若是真沒了感情這般拖著也不是辦法,然而更重要的一點是──男人的總總體貼看在眼中,Lestrade實在無法懷疑Mycroft對自己的感情。

 

一再地推翻先前的假設,Lestrade只覺得自己的揣測越發不在正軌上,「搞什麼啊!」

低咒一聲,Lestrade懊惱地搔了搔一頭銀灰色的頭髮,不自覺咬緊嘴裡的濾嘴。

 

 

心頭那股始終沒有答案的疑惑越滾越大,最後毫無懸念地影響了Lestrade的工作心情,見局裡沒事,銀髮的警探將散亂滿桌的公文收拾妥當,乾脆早早回家休息。

說早,其實也不過是準時下班的程度。

 

卻沒想推開門後,會瞧見客廳透著亮光。

「咦?」

「歡迎回家Greg。」

抬眸,一身休閒服的公務員朝Lestrade揚起抹笑,只見男人膝間擱了本厚皮的精裝書,看上去愜意十足。

「Mycroft?今天不用加班嗎?」

眨了眨眼,對於這個時間能夠瞧見自家忙碌的戀人很是詫異,更何況男人看上去顯然已經到家好些時候了。

「Anthea說我這陣子嚴重超時加班,下午就讓她趕回來了。」一聳肩,男人說得無奈。

然而只有Mycroft知曉,自己是因為不願再只是隔著冰冷的電腦螢幕關切Lestrade的生活,或是大半夜裡小心翼翼的親吻,他想好好地說上幾句話,感受Lestrade那份和煦和溫暖。

雖說是自己刻意為之,但不得不說,這些日子以來和Greg只有早晨短暫的相處時間,加之監視器畫面時不時會出現的火辣鏡頭,實在讓男人不太平衡。

 

聞言,Lestrade打趣道:「真是個好秘書。」

邊將手裡的甜點盒擱在桌上,邊傾身吻上沙發上的男人,唇瓣相貼,這個吻稱不上熱烈,但足夠纏綿。

待到兩人終是分離,Lestrade這會兒還正咬著嘴唇回味著,Mycroft張口便吐出煞風景的話頭:「Sherlock又恢復了獨居。」

 

Lestrade一怔,顯然有些跟不上男人的思維。

「啊、是的,所以221B像是戰場一樣堆滿了亂七八糟的實驗品。」

「果然不能少了Dr. Watson啊。」

「說到John,你沒看見Sherlock的傷,果然前軍醫的的戰鬥值不容小覷。」指了指嘴角,Lestrade語氣滿是幸災樂禍。

「如果可以想來Dr. Watson也不會手軟吧。」

「這答案顯而易見,不過──」

眨了眨眼,銀髮的警探不懂男人突然提及這個話題的原因。

 

「我想說的是……Sherlock的事我早就知道了,更精確一點來說是Sherly在我的幫助下成功騙過Moriarty和他的眼線。」

男人的聲音不大,卻一字一句都敲進Lestrade心裡。

榛果色的眸瞳瞬間縮放,好半晌過去,這才眨著眼垂下頭,吐出口的是略嫌乾澀的啞聲:「哈、果然是這樣啊……」雖然早已想過這個推測,然而當謎底揭曉,Lestrade同樣不是這麼容易接受。

打從Sherlock墜樓死亡那天起,每每夜晚來臨,夢魘纏身的Lestrade鮮少有睡得安穩的時候,Mycroft對此自然清楚,然而男人卻什麼也沒說,即便只是透露任何一絲微小的線索。

 

「Greg相信我,那是迫不得已的最後方法。」公務員的語調有些急切。

「所以還有誰也參與了?該不會John也參與了吧?」

「不,只有Molly Hooper和Sherlock僱用的流浪漢。」

Sherlock沒死,而且好好的活著Lestrade自然開心,然而這兩年多來自己就和傻子一樣讓人耍著玩卻是另一回事。

說不準在眾人傷心難過之時,始作俑者也許正隱在暗處因為自己的計謀得逞而竊喜,思及此,Lestrade冷哼出聲:「哼、都騙了兩年,那現在為什麼又說出來了?」

Lestrade的確氣極了,然而當被欺瞞的惱怒緩和後,隨之而來的是更多的困惑,如今Sherlock人都回來了,Lestrade不明白Mycroft在此時刻意提起的用意。

 

「因為你想知道真相。」

這話說得Lestrade一滯,頓時無話可說。

無可否認地,即使真相使人憤怒,然而Lestrade仍舊克制不了血液裡頭那身為警察天職般的執著,雖說過程鬧得彆扭,至少現在了卻一樁心事。

理智上知曉自己不該再去糾結兩年多前的往事,真要毫不在意又是另一回事,胸口像是壓著一塊大石沉甸甸的,Lestrade不願糾結與此,猛地起身果斷拋下一句:「我去洗澡。」

 

 

站在花灑下,Lestrade雙眼緊閉,仰著頸子任由略燙的溫水從頭沖刷而下,希望能夠藉此帶走滿腦子的心煩意亂。

所幸不負所望,待到Lestrade換上乾淨的浴袍走出澡間心頭那股氣悶早已消散得差不多,吹著頭髮,瞟見男人端坐在沙發的背影,一個念頭沒來由地浮上腦海──擇日不如撞日,何不就今天這個機會試試呢?

 

所謂測試無非便是讓Lestrade主動去挑誘惑Mycroft,都是成年人了,兩人交往長達兩年,什麼花招沒玩過,縱然如此,這一下子要Lestrade馬上帶入角色也不可能,仍舊需要一些時間跨過心裡那道名為羞恥的坎。

抿著唇,Lestrade沒讓自己有太多猶豫的時間,牙一咬便做了決定,臨走出房門前甚至還多瞧了鏡子一眼,男人健康的麥色肌膚因為熱氣的氤氳隱隱透出淺緋,襯著純白色的浴袍著實有幾分可看性。






2015-12-22 热度-3 麥夏雷MSL以愛為名
 

评论

热度(3)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