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SCID-異鄉人CH1-3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少說得事不關己好抬高身價!如果不是你這個渾蛋──」手掌猛地拍擊桌面,男人越發失控的情緒輕而易舉地引來旁人的側目。

「我想我們沒有必要再浪費彼此的時間,你自便吧。」

落下一句,邊扯著始終沒有機會發話的警探起身便要轉身離去。

「該死的昆西‧霍恩比你別想耀武揚威之後一走了之!」動也沒動過的餐盤哐噹一聲讓男人一把掀翻,乳白色的濃湯恰好全灑上倒楣路人的衣服上。



饒是丹佐再不懂行情也能看出男人這一身行頭要價不菲,顧不上兩人還在吵些什麼,連忙拿著餐巾紙亡羊補牢,嘴上不忘道歉:「抱歉!先生真的很抱歉,我們會賠償的。」

「不用了。」

丹佐正暗忖著這回竟是意外碰上了好心人,卻不想男人一句涼颼颼的諷刺便落了下來:「大庭廣眾拉拉扯扯,是怕人不知道你們一桌都是同志嗎?」超乎預期的發言讓丹佐動作一頓,眨了眨眼,抬眸對上男人明顯不耐煩的目光。

無暇思索有幾分熟悉的面孔是哪裡見過,縱使心裡不舒服,自知理虧的丹佐仍舊好脾氣地又賠了幾句不是,直到目送男人轉身離去。


「什麼態度,不過就一件衣服我還賠不起嗎?」

「少說這些,分明是我們不對。」收回視線,丹佐架了個不重的拐子讓嘟嘟囔囔的昆西消停些。

這麼一鬧架也吵不下去了,只見眾人議論紛紛,昆西瞪了丟人的前男友一眼拉著飢腸轆轆的警探便往外走。


「還沒結帳。」

「當然是那渾蛋結帳,全都是他惹的事。」

餐點就在眼前卻沒能吃上一口,並非當事人的警探關心的是他的晚餐,「我餓了,你請客。」

「好,吃完去你家。」

「為什麼?」

「借我住幾天避避風頭。」畢竟負責不同領域,兩人在公司碰上的機會不多,但依昆恩對男人的了解,對方極有可能會在自家住所外蹲點。

「我要雙份的菲力。」

沒能拒絕的丹佐終究是被一頓晚餐收買了,而昆西這麼一待就待了近一個星期,屋主沒有發話,他倒也借住得心安理得。


還想著就算印象不佳也該上前簡單打個招呼,卻沒想洪亮的嗓聲先一步傳來,「嘿、丹佐,我們剛好說到你。」微胖的老檢察官兩頰堆滿了笑意,顯然是發現了丹佐。

「馬丁,準備好享受你的退休生活了嗎?」

「當然,我等不及了。替你介紹一下,這是接任職務的布蘭登‧伊茲,前景看好的年輕人才,丹佐你可別拖他後腿。」

「馬丁別說得像我拖過後腿似的。」

笑著反駁馬丁的揶揄,黑人警探朝金髮的檢察官伸出手,「丹佐‧悉德尼,希望日後合作愉快。」


「原來你是警察,幸會。」

只見布蘭登眉梢輕挑,鏡片後的藍眸因為反光而瞧不出情緒,丹佐只能清晰地感覺一道毫不避諱的視線在身上來回逡巡,加之聽上去有些尖銳的語氣,丹佐越發肯定日後與男人的相處必然不會太順利。


「咦、原來你們已經認識啦?」

眼珠轉了轉,丹佐還在猶豫如何回應,布蘭登已經輕描淡寫地答道:「曾經見過。」

「沒關係,年輕人很快就能夠打成一片了。」

對於馬丁的結論丹佐沒有反駁,畢竟男人成為新任的合作檢察官已是不爭的事實,唯一能做的就是接受,職場人際關係也許是個重要議題,但此時沒有時間讓丹佐多想,「你們聊,我得先忙了。」揚了揚手中的物件,黑人警探有些歉然地朝兩人笑了笑。



◆ ◇ ◆



法醫室在整層樓最末端的位置,燈光亮得幾乎刺眼,純白與金屬的基調透出一絲不帶溫度的冰冷,早已習慣這份孤寂的尤金妮亞兀自忙碌著,幾乎完成的屍檢已經到了最後縫合的階段。

縱使是沒了痛覺和呼吸的對象,低垂著眉眼,紅髮的法醫仍舊十分專注。


幾乎是在尤金妮亞剪斷線頭的同時間,聲音響起:「來吧甜心,告訴我好消息。」

男人在門邊站了十餘分鐘尤金妮亞自然知曉,正如丹佐沒有出聲打斷忙碌中的法醫,尤金妮亞也沒有特意擱下手邊的事物,這是彼此之間並未言明的默契。

「我想對這可憐的女孩而言,再也沒有所謂的好消息。」

「死者的身分查出來了嗎?」

「沒有,約恩用指紋把各個系統資料庫都跑過一遍都沒有結果,也沒有任何符合的就醫紀錄。」


嘆了口氣,尤金妮亞脫下手套朝丹佐招了招手,「脖子上的勒痕接近氣管,解剖的結果也顯示肺部因為缺氧導致微血管枯萎,死者確定是窒息而死。死者在死前應該剛洗過澡,但陰道還有精液殘留,另外我提取了幾枚指紋,你剛好幫我送過去給約恩。」

「是強暴嗎?」

目光落在死者有些留有傷疤的大腿,擰眉。


「除了左手臂,死者身上沒有其他明顯外傷,比起強暴,我覺得更像是交易。」連帶指紋樣本,尤金妮亞將整份檔案交給丹佐,「對了,死者指甲中有皮屑,應該是抵抗時留下來的。」

「謝了尤金妮亞。」

這意味著,留下精液可能另有其人,而死者的職業也很可能是伴遊女郎。



2016-01-05 SCID異鄉人
 

评论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