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SCID-異鄉人CH1-5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也許是因為自知武力值不如人,被銬在後座的桑切斯一路都很安分,跟著丹佐走進警察大樓彷彿掉進貓窩的耗子,聽著丹佐熟絡地和人打招呼,桑切斯抿著嘴,一雙眼睛東張西望顯得十分侷促,就是電梯即將開門的提醒聲響也嚇得桑切斯整個人哆嗦了一下。



「回來啦。」

在旅館採集指紋沒有碰上阻撓,約恩較丹佐早些回到辦公室,兩人恰好在電梯口打了照面,「怎麼把人銬回來了?」

畢竟相關文件尚未核發,按規定只能將人請回來協助調查,然而凡事都有例外。

「他襲警。」

一聳肩,丹佐理直氣壯的態度換來約恩啞然失笑:「道格在裡頭等著。」


正如約恩所言,推開偵訊室就見道格拉斯頭也沒抬,旁若無人地翻閱檔案,待到桑切斯坐定這才慢悠悠地發話:「桑切斯先生,是吧?願意談談嗎?」

「我能拒絕嗎?」

「可以,但沒一會我們申請的文件下來後就沒有選擇餘地了,所以何不節省彼此的時間呢?」語氣透出幾分施壓,外貌普通的道格拉斯又是漾起一個不容人拒絕的微笑。

一旁丹佐悠閒地替自己倒了杯水,站在門邊,噙著笑旁觀自家組長的拿手把戲。


「你認識她嗎?」

「不!我不認識!」男人連連搖頭。

「別這麼急著回答,你甚至還沒看清楚死者的臉。」

「不……我不認識。」

桑切斯別開目光的細微動作自然沒有逃過道格拉斯的眼睛,馬上又拋出問題:「你曾經去過布朗克斯的旅館嗎?」

「沒有!」

「我都還沒說是哪一間呢,來、這是照片。」

「不、我沒去過!」

「那真是奇怪,我們卻在旅館房間和死者身上採集到你的指紋。」一雙眸子直勾勾盯著男人瞧,接二連三的問句沒讓桑切斯有喘息的機會,「這個女孩叫什麼名字?你和她是什麼關係?為什麼要殺她?」

「我──」

面對道格拉斯的咄咄逼人,桑切斯瞪著眼半晌沒答不上話。


「現在我們只是先聊聊,但正式審訊時可沒有這麼輕鬆。」

打一棍子再給顆糖,這種把戲並不少見,「預謀殺人可是一級謀殺,你想減刑吧,桑切斯先生?當然前提是你足夠誠意。」道格拉斯笑著拋出誘因,卻又不過份承諾。


「想好了嗎,桑切斯先生?這個女孩叫什麼名字?」指尖輕點照片,道格拉斯的語調仍然和緩。

「……她叫薇拉。」

「為什麼殺她?」

抿了抿唇,男人交握的雙手緊了緊良久沒作聲。

「你們是什麼關係?」

「沒有關係。」

「是誰指使你動手的?」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她,其他什麼都不知道。不用再問了,我什麼都不會說。」抱著頭,桑切斯拼命搖晃腦袋。

承認殺人和出賣消息是兩回事,對某些族群而言司法也許不公平,卻比不上幫派私刑令人聞風喪膽,背叛者的下場更是不如一死了之。


「需要休息一下嗎?你看上去不怎麼好。」

「咦?」不相信道格拉斯會就此放過自己的桑切斯猛地抬頭,一臉驚愕。

「你可以先喝口水,我很快回來。」

將未開封的罐裝水往前推了推,道格拉斯將檔案夾收拾妥當便招呼丹佐一塊離開偵訊室。



「今天問不出什麼了,等到文件正式批下來再繼續。」

「已經算是收穫豐厚了。」

道格拉斯的用意為何丹佐豈會不明瞭,乍看親切的舉動實則警察慣用的小伎倆,若是順利便能與死者身上的精液及指甲皮屑做比對。

「今天先到這邊,丹佐麻煩你把筆錄送去檢察官辦公室,之後就直接回家吧,剛好時間也差不多了。」

吹了聲口哨,丹佐樂得接下任務:「那我先走了。」

縱然案件仍有疑點尚未釐清,幹這行也好些年頭了,丹佐自然清楚許多時候操之過急也無濟於事。



◆ ◇ ◆


 

「瑞妮,你新老闆在嗎?」

「在,最裡頭那間你知道的。」

「謝了。」謝過熟識的助理檢察官,丹佐直往長廊底端而去。


同屬政府機關,比起警察大樓的熱鬧檢察官辦公室相對肅穆許多。

特搜組與馬丁合作也好些日子,這不是丹佐第一次送文件到檢察官辦公室,但鑒於經濟考量,以往多數時候都是透過電腦聯繫,而道格拉斯特意要丹佐走一趟的目的也很清楚,新官方才走馬上任,說什麼也該給予一定的尊重。


「請進。」

只見男人背對著站在落地窗邊,手中攥著一只掌心大小的物件,似乎正望著曼哈頓的街景發楞。

「不好意思,打擾了嗎?」

「剛好也結束了,有什麼事嗎?」順手將手機收進口袋,男人這才淡漠地給了訪客一個目光。

「這個、麻煩你了。」

「好、那邊放著吧。」

只是略揚下頷,沒有上前伸手接過檔案,甚至沒有道謝,布蘭登便重新落座處理公文,生人勿近的氣息明擺了沒有多加交談的打算。






被進度追著跑wwww

2016-01-09 SCID異鄉人
 

评论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