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Be a Hero【賤蟲】CH3-1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CP為死侍X蜘蛛人
*角色背景皆為電影+動畫+漫畫綜合我流設定



「嘖、跑了一隻貓和一隻老鼠。你說他們會不會找個角落偷偷打起來呢?」


居高臨下地俯瞰因為中槍躺倒在地的男人,直立的身影將長刀收回刀鞘,上前蹲了下來,伸手拈起男人以綠色為主要基調的鋼鐵翅膀把玩,金屬製造重量卻極輕,開闔之間無聲而流暢。

有些昏暗的路燈下,只見一身大紅緊身衣的男人吹了聲口哨,捧頰讚嘆:「哇喔我喜歡!也許我該給自己也弄一套?」


兀自自言自語的男人也不管是否有人回應,「馬上就有人來了,別走啊。別讓我有開槍的機會。」狀似隨口交代一聲便轉身離開,曳在地面的影子無聲地融入黑暗中。






「出現第三起受害者,是否為連續犯案?」

「蜘蛛人與惡名昭彰的雇傭兵同流合汙,挾持人質並當街開槍!」

翌日,最為在意的兩件事雙雙成了新聞頭條,斗大的鮮紅字體幾乎刺痛彼得的眼,然而更令彼得擔憂的是開始有人將死侍和命案做連結。


太陽穴突突跳動,年輕的英雄說不清楚自己一團混亂的心情為何,渾渾噩噩地過了一天,甚至記不得晚餐時間梅嬸叨叨絮絮說了什麼,最後扔下進度堪憂的力學報告,蹲在飯店屋頂吹了至少兩小時的風。

猶豫再三,彼得終究沒有勇氣提出質問,比起肯定,或許否定的答案更令彼得害怕面對,若是死侍知道就連自己都對他有所懷疑,那該有多難過呢?

尚未得出結論,反倒是先等著了半夜出門的男人。



幾乎是想也不想便跟上躍出陽台的壯碩身影,年輕的英雄清楚向來行走在死亡鋼索上的雇傭兵比任何人都來得敏銳,放輕了動作,刻意將距離拉得僅能遠遠瞧見。

然而,縱是如此彼得也在第七個轉彎處跟丟了死侍。

不死心地站在高樓張望許久,彼得嘆了口氣,終是承認自己確實讓經驗豐富的男人甩掉了。



凌晨三點,這種時間除了夜生活興盛的市中心,外圍住宅區的居民早已進入夢鄉,彼得尋思著既然來了,不如四周看看。

這才剛捏著鼻子走出一條漆黑的巷道,尖叫聲便在反方向響起。


「……血!好多血!」

故障的路燈一明一滅,堆滿雜物的死路小巷並不深,只見穿著粉色套裝的金髮女性跌坐在地,面色煞白,渾身直打哆嗦。

空氣中飄散的鐵鏽氣味令蜘蛛感應瘋狂作響,顧不上安慰嚇壞的女人,連忙上前審視倒在血泊中動也不動的男人,昏暗的燈光下只能依稀瞧見左胸處至少三個槍孔,伸手在男人鼻下一探,毫不意外地沒了呼吸。


「女士,請問妳有──」

「啊啊啊──走開!別靠近我!」

話還沒說完,女人淒厲的慘叫幾乎震破彼得的耳膜,「女士我是──」甚至在年輕英雄伸出手的同時昏厥過去,噪音嘎然而止,於是世界重歸寧靜。

也許人類真的能夠被活活嚇死?

或許是熟悉了蜘蛛人的身分與責任,心境轉換的結果就是幽默感總來得不合時宜。


耳尖地聽聞遠處傳來的警車聲,還有些距離,但著實異於平日的慢半拍的糟糕效率。

年輕的英雄最後又看了一眼牆角邊安全無虞的女性,放心地將倖存者交給即將趕到的警方,選擇在附近繞繞試圖尋找那不知蹤影的兇手。


來來回回穿梭了幾次,彼得沒有放過任何小地方,細心的青年卻沒有瞧見任何形跡可疑的對象,腦中沒來由地浮現前些天貝蒂說的話。

也許,蜘蛛人並不如大眾所想那般無所不能……

當時與死者的距離不超過兩個街區,案件幾乎可以說是在彼得眼皮下發生,鮮活的生命因而流逝,幫不上忙的強烈負罪感壓在心口,耷拉下雙肩,紐約市的年輕英雄對自身的失望和質疑爭先恐後地翻騰而上。


喀。

細微的聲響打斷彼得的自怨自艾。

目光下意識朝聲源望去,映入眸底的是形狀怪異不足巴掌大的物件,因為散發著微弱螢光在黑暗中顯得格外醒目,沒有多想彼得將之拾起,擺盪著蛛絲離開因為警方到來而逐漸喧囂的巷道。


2016-04-17 热度-10 賤蟲Spideypool英雄主義
 

评论

热度(10)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