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異鄉人CH3-1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刊物詳情:官網伯樂巷月見草無限制


「約恩,怎麼特地──」

這才剛出電梯,丹佐逮著了金髮的青年就問,然而話還沒說完,目光便讓不遠處的男人吸引。

正打算再四處打聽的丹佐接了通知,卻怎麼樣也沒想到回到辦公室竟會瞧見這般景象,那前些天鬧不愉快而自行離去但好歹四肢健全的檢察官,這會兒右胳膊竟是不知怎麼受了傷。


「伊茲那是怎麼一回事?」

「聽說前天晚上在皇后區發生意外,還好有路人幫忙報警。」

「什麼意外?昨晚發生的怎麼現在才知道?」擰緊了眉,瞪著正與道格拉斯相談甚歡的男人,丹佐面色鐵青。


「我們也是剛才才知道他受傷的。似乎是被一群少年拿棍棒攻擊,伊茲顯然不想談,我們還是特地透過關係才問到的受傷來由的。」

「皇后區?該不會……」

留下仍舊一頭霧水的鑑識官,丹佐踩著大步直往男人跟前去。



「哎、丹佐回來啦。」

對道格拉斯的話恍若未聞,丹佐站定的同時就是一鞠躬:「十分抱歉,我為我的怠職而道歉,真的十分抱歉。」隨即獲得眾人的注目。



「除了手臂還有哪裡也受傷了嗎?」

「只是挨了幾棍,死不了骨頭也沒斷,車子都傷得比我嚴重。」嘴上答得輕鬆,自始至終布蘭登就沒有正面回答問題的打算。

除了下意識擋下球棒攻擊的胳膊,西裝下的傷口仍隱隱作痛,毋須確認布蘭登也知曉背脊的瘀青要好些日子才會消退。


「……真的很抱歉。」

「我說,這不是你的責任吧。腳長在我身上,況且那是下班時間。」

布蘭登的確是瞧見了約恩給丹佐打電話,尋思過男人可能的各種反應,也許咒罵也許嘲笑,卻怎麼樣也沒料到竟會是如此慎重地道歉,全然超乎預期的發展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那瞬間布蘭登無疑是尷尬的。

這下可好,彷彿多說一句刻薄話,自己便是罪無可赦的反派角色。



「皇后區……你是去了地中海嗎?」

當時既然驚動了警方要瞞過特搜組自然是不可能,只是目的地直接讓人戳穿面子實在掛不住,垂下眼簾,褐髮的檢察官抿了抿唇不答腔。

「為什麼去那裡?因為公事嗎?」

潭藍色的瞳仁轉了轉,沒打算承認自己是特意為先前魯莽而道歉的布蘭登不著痕跡地別開目光,再一次沉默。


「那些孩子為什麼出手攻擊?」

「不知道,那天晚上我並沒有與多餘的人交談,他們在我回程要上車前出手的。」

「不是隨機犯案吧。」

吶吶地應聲,布蘭登自然理解丹佐所指為何,預謀犯案一定有理由,但作為地方檢察官布蘭登初來乍到比起一開始就下馬威,周邊的幫派大多更傾向釋出善意,這會兒招呼也不打便動了手,想必是不小心踩著了痛腳。


布蘭登職務轉調甚至還沒一個月能得罪什麼人?

當天一群小夥子少說有五六個,一個個拿著棍棒,若真有心致人於死地,孤身迎敵的檢察官說什麼也不可能全身而退,不難想像是因為最近大動作打聽薩爾瓦多幫所以招來了警告,所謂柿子挑軟的捏,為什麼挑落單的布蘭登下手理由也很淺顯易懂。


「那天有逮了幾個逃得慢的傢伙,去問他們別來審我。」

布蘭登的口氣一如既往地帶刺,並非不快,而是過大的立場變換令男人有些不自在,畢竟一下子從相看兩厭拉近為同仇敵愾的距離。


在尷尬的沉默蔓延之前,布蘭登起身步出休息室,只留了一句:「比起這些,你難道沒有正事可做了嗎?」轉移話題的技巧雖說有些拙劣,但男人隨手丟在桌面的照片卻是輕易勾起丹佐的注意。

「這些是什麼?」三兩步追上前。

「看就知道了吧,這是約恩從舊檔案篩選出來的案件,我也是因此被叫來的。」

共四起案件,分別是發生在半年前及三年前的兩件未破懸案,順利破案的一例則可追溯至一年半前,最後一件則是約莫兩年前的自殺案。

屍體的發現地點及死亡原因各有不同,乍看之下並無相似處,若非特意以身分不明的東歐女子及左手臂有傷口為條件去篩選沒有人會將之連結在一起。




自以為關係大躍進(???


2016-06-15 SCID異鄉人
 

评论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