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異鄉人CH4-5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刊物詳情:官網伯樂巷月見草無限制


行動十分順利。

顯然對方完全沒有料到特警隊會在今晚光臨,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面對恍如鬼魅突襲的特種部隊留守的三名人員完全來不及反抗,光源無預警地被剝奪,黑暗之中三人甚至連扣動扳機的時間都沒有便因手腕的槍傷痛得滿地打滾。

兩名人質除了輕微脫水分毫不傷,行動耗時不超過三十分鐘,效率可謂極高。


將藍眸瞇成一條縫,路燈下的頎長身影遠遠地站著,旁觀虛弱的人質讓手忙腳亂的眾人送上待命的救護車,清爽的晚風拂亂布蘭登一頭金褐色的髮絲,卻拂不去男人糾結的眉頭。

今晚的任務無疑是成功的,然而這不代表能夠彌補風聲走漏所帶來的麻煩,更何況躲藏在暗處的內鬼尚未揪出。

從卡洛琳口中問明了筆錄,卻不代表事件落幕。


和特種部隊的朋友們相約之後一起喝一杯,又馬不停蹄地敢到貝克家搜證取了威脅信,好不容易將後續事宜安頓下來,眼見早已過了下班時間,丹佐這才想到自己那驕傲的搭檔不見人影。



推開會議室的玻璃門,只聞男人如是說道:「查娜我以為我們之前說好的,好吧算了……總會有機會的。」正打算將門重新掩上,卻沒想布蘭登竟在此時回過頭來。

丹佐尷尬地笑了笑:「女朋友?」

「是。」嘆了口氣,布蘭登笑得有些無奈。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沒事,也沒說什麼。」只見男人擺了擺手,顯然沒有繼續話題的打算。

丹佐也不是不識時務的人,順勢換了話題:「時間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你住哪裡?」

「上西城第五大道附近。」

「高級住宅區啊,檢察官先生。」

面對丹佐的調侃布蘭登咧嘴一笑,自嘲道:「外表而已,裡頭還一團糟。」

「真是想不到。」

布蘭登調職到紐約至今還沒一個月,每天忙得腳不沾地,行李沒時間整理倒也不無道理,只是單憑性格和種種跡象來判斷,丹佐先入為主地認為男人或許有輕微的潔癖,這會兒得知了事實,反倒顯得布蘭登更容易相處一些。

「人總有不擅長的事。」

瞅了侷促的男人一眼,丹佐毫不客氣地大笑出聲。



◆ ◇ ◆


「博盧‧阿亞拉‧馬丁,你知道綁架是重罪嗎?」

推了推滑下鼻樑的鏡架,布蘭登看也不看男人一眼,垂首視線落在錶面上,淡然的語調比起任何武力威脅來得更有恫嚇力:「之後還有另外兩個,我不想浪費時間,所以早點交代吧。」

「我──」

「還有一個人吧,是誰?人在哪裡?」

約恩從信中驗出分屬三人的指紋,除了貝克,其中一枚正屬於昨晚抓獲的綁架犯,而這意味共有四名綁匪犯案目前仍有一位在逃,恰與卡洛琳的證詞相符。


「我、我不會說的。」

「你可以不說,反正還有其他人會說,但機會只有一次,你想清楚了嗎?」

受傷的手腕一抽,矮胖的男人掀了掀嘴唇在布蘭登的注視下動搖了,「我、可能免刑嗎?」

「不可能,減刑三年是極限。」

眼皮都沒抬,布蘭登鏗鏘有力的答案讓監視房內隔著一層毛玻璃的丹佐也忍不住在心裡歡呼。


「為什麼?那女人和小鬼不是都沒事嗎!」

「我該因為理所當然的事感恩戴德嗎?」只見褐髮的檢察官睨了阿亞拉一眼,毫不掩飾話中的譏誚。

丹佐不著痕跡地挑起眉梢,算是確定了男人今天情緒不佳的推論,而倒楣的阿亞拉便是現成的受氣包。


「那我──」

「有什麼籌碼就直說,與其聽你廢話我不如去找別人談。」

「……亞欽托,那渾蛋叫亞欽托‧洛佩茲‧普列托,短鬍子,左臉和脖子上有刺青。」

有了開頭,後續就沒什麼困難,「平常自以為是領頭對我們大呼小叫,現在不知道躲去哪了,昨晚他應該負責監視保羅‧貝克的住所,說不定就是那渾蛋出賣我們的!」只聽男人自說自話,還不忘懷疑自己被出賣的可能性。

沒有更正阿亞拉的猜測,熟知內情的兩人無聲地對視一眼,樂得坐收漁翁之利。



「是誰指使你們綁架卡洛琳和蘭斯洛?」

許是沒想到布蘭登會這麼問,阿亞拉瑟縮了一下,那一瞬間臉上的橫肉也跟著抖動。

「你以為一個名字能夠賺到多少刑期?」

阿亞拉重重呼了口氣,良久像是做足了心理準備才開口:「……當然是上面的意思,所有的計劃內容都由亞欽托負責傳達。」

「為什麼這樣說?」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布蘭登口氣稍稍紓緩下來。

「亞欽托就是個只有拳頭的白痴,根本沒什麼腦子,還沾沾自喜以為是老大,總是指揮我們做這做那。」話匣子一開,阿亞拉彷彿忘記坐在自己對面的男人身分為何,喋喋不休地數落自己下落不明的同伴。



◆ ◇ ◆



幾乎是在門板打開的瞬間,眾人的視線全落在偵訊室走出的兩人身上,「要發通緝令嗎?」約恩問道。

沒等布蘭登和道格拉斯發話,丹佐已經沉不住氣了:「發了才有理由去找碴啊,等得可夠久了。」


先前一直刻意避開和薩爾瓦多幫直接接觸,於是兩方跳舞似地你進我退,這下有了窩藏通緝犯的罪名可是理由充分的大好機會。

感到憋屈的自然不止丹佐一人,以薇拉為起始的案件像是觸不著底的泥淖,身陷其中的眾人越查越尋不著方向,只能讓層出不窮的新狀況牽著鼻子走,被動的立場說有多糟心就有多糟心。

對上道格拉斯徵詢的目光,布蘭登沒有多做考慮,點頭得十分果斷。


「克萊兒留守,丹佐、約恩帶上工具我們走一趟。」利索地給組員做了安排,目光重新回到布蘭登身上,道格拉斯擰著眉有些遲疑:「那伊茲你──」

「我手上有案子急著處理就不去了,一切小心。」

頻頻注意時間不只是為了誆騙阿亞拉,又掃了一眼錶面,只見布蘭登和眾人點頭示意後便匆匆離開。



「這不僅事關一個女孩的清白,也關乎真相,難道不能夠再──」不難聽出布蘭登的語氣很急切,望著檢察官一邊打電話一邊離去的背影,黑人警探有些疑惑。





更新更新

覺得無時無刻都有待辦事項QAQQQQ


2016-10-29 SCID異鄉人
 

评论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