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異鄉人CH9-8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刊物詳情:官網伯樂巷月見草淘寶


布蘭登給的線索足夠丹佐腦中浮上清晰的畫面,選擇性地不多加追究男人死裡逃生的過程,丹佐岔開話題:「你不是近視?」

現下仍舊危機四伏,因為盛怒失控突生意外畢竟得不償失。


「一半是。」

翹起嘴角,布蘭登笑問:「不指責我應該乖乖等待救援?」

「不、很高興看到你自行脫險,當然如果能夠選擇,我希望你使用更加安全的作法。」,像是恍然憶起前陣子兩人之間無可言明的尷尬,領在前邊開路的警探步伐未歇,語音卻硬生生停頓良久才吐出鯁在喉間的提醒:「還有少說點話,你的喉嚨被煙嗆傷了。」

聞言,布蘭登只是不置可否地哼了哼,沒有反駁。


輕快的氛圍持續不了多久,槍響便阻撓了兩人的去勢,只能連忙退回貨櫃後。


「若是扣除已經被你打暈的,對方還有三個人。」

「車不遠,好好跟緊我。」語音方落,瞅準時機的男人便拉著布蘭登拔足狂奔,一方疾速移動,另一方自是不會無所作為,碰碰碰一連三聲槍響幾乎是擦著布蘭登頭皮破空而來。

「還行嗎?」

「全身痠痛但還死不了。」說著,伸手推了推下滑的鏡架,沾染了黑灰的面龐,咧開嘴笑開了牙,分明是極為狼狽的模樣,丹佐卻不自覺看直了眼。


然而槍林彈雨的現在卻不是能夠分神的好時機,轉眼另一聲槍響自貨櫃彼端傳來,射擊的方位與先前大相逕庭。

對方的目的顯而易見,人數與武力皆不佔優勢,面對包抄的戰略兩人自然沒有正面迎擊的選項,伏低了身體,兩人緩慢而小心地朝目的地前進,眼見即將走出貨櫃區,然而正所謂冤家路窄,甫一轉彎便和一名身材肥胖的男人碰個正著。



「嘿!」

拜經年的訓練和反應能力所賜,丹佐的速度較男人快上幾秒鐘,毫無間斷的兩槍,一發先是擊落男人手中的貝瑞塔,下一發則是精準地打在膝關節,既能讓人疼得哀嚎大叫卻不危及生命,又能有效牽制對方的行動能力。

在丹佐發話以前,褐髮的檢察官已經上前將落地的武器踢開並拾起,「這個胖子扛不走,但槍可以。」說完,還衝警探揚起嘴角笑得得意,那模樣燦爛炫目得令丹佐不忍潑冷水。


「走吧。」

沒有使用消音器,槍聲很快便會引來其他人的注意,沒有後援,他們該做的不是一網打盡而是全身而退。



所幸剩下幾百米的距離都沒有再遇上剩餘綁匪,兩人緊繃的神經在關上車門時才終於放鬆下來,沒有多作停留的理由,丹佐利索地發動引擎,飛快駛離是非之地。

反覆確認後頭是否有來車追趕,黑人警探一邊注意路況嘴上也沒閒著,先是同局裡回報喜訊,簡單交換手邊的資訊和進展,最後不忘請求支援,雖說依照布蘭登的描述,關押人質的貨櫃應該已經付之一炬,但例性得採證動作仍舊不可免,更何況幾名綁匪尚未落網。


「來,先喝點水。」

將該處理的事務解決完畢,因腎上腺素提高而警戒的大腦這才稍加冷靜,丹佐想到的第一件事便是布蘭登沙啞的聲線,即便讓濃煙嗆啞的聲線不會因喝水恢復,但至少能夠緩和喉嚨火辣辣的刺痛感。

只見銀色的車體在紅燈前方停了下來,比起急匆匆一路闖紅燈的來程,回途的車速放慢許多,縱使可以想像現在局裡肯定人手不足一團混亂,丹佐仍舊堅持親自送布蘭登去醫院。


「你可以先睡一會,到了醫院我再──」

丹佐說著邊轉過頭,卻沒想副駕駛座前一刻還清醒的檢察官已經懷抱著喝去泰半的寶特瓶,歪著腦袋倚著車門睡了過去,一張臉沾滿了灰塵煙漬,髮絲散落在額前,此時的男人沒了平日的距離感,而是如同玩累的孩子酣然入眠。


笑著搖了搖頭,丹佐將收音機打開調低音量,慵懶性感的女聲傳了出來,特意準備的曲目總算派上用場,為驚心動魄的一天平添幾分愜意。


2018-06-11 SCID異鄉人
 

评论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