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異鄉人CH10-4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刊物詳情:官網伯樂巷月見草淘寶



若說布蘭登先前還對自己的作法留有疑慮,現下便是徹底淨空。
但相反地,布蘭登桌前的餐點可不是那麼一回事,除了薯條和濃湯,沙拉及燻雞三明治都讓挑三揀四的男人餘下泰半。

「再多吃兩口。」
布蘭登默不作聲,如黑人警探所言精準地多吃了兩口沙拉,再次放下叉子。
見狀,丹佐忍俊不禁,「你是孩子嗎?我外甥都比你容易哄。」在布蘭登驚愕目光下利索地將殘下的所有食物一掃而空。


「你絕對是個過度寵溺的舅舅。」
「庭上,關於這個指控我無法反駁。」笑著發動引擎,提及有些時間不見的小傢伙,男人的眉眼滿是柔和。
擁塞的馬路更如預期在餐後已經通暢不少,興頭上的警探忍不住隨著隨著音樂低聲哼唱,就是向來尖刻的布蘭登也沒出言打斷。

許是氣氛活絡的緣故,回程所花的時間似乎短了一些。
拎著替大夥買的咖啡和點心,電梯在面板數字爬升到七時緩緩開啟,卻不想偌大的辦公室竟空無一人。
「走吧。」
朝因為玻璃門上鎖而一臉新奇的檢察官招了招手,兩人拾級而上,最末果不其然在燈火通明的實驗室瞧見幾名熟悉身影。


「你們回來得正好。」
待兩人找椅子坐下,咖啡和點心也已經被眾人瓜分殆盡。
「怎麼全聚在這裡?」
「我們剛才趁尤金妮亞下班前聊了一會。」嘴裡叼著薯條,克萊兒的聲音有些含糊。


喝了一口咖啡潤喉,見眾人的閒談告一段落金髮的鑑識官回歸正題,「死者身中多槍幾乎當場斃命,根據驗屍報告彈孔射入口有正面也有背面,不排除兇手突然偷襲的可能。由卡在骨頭中的子彈能夠確定凶槍為口徑5.56毫米的突擊步槍,從彈頭痕跡研判極可能是M4卡賓槍。」
說著,約恩伸手輕觸半透明的液晶顯示器,下一幀照片躍然而出,「與前幾案相似,本次唯一的女性死者身分不明,下體有撕裂傷但沒有殘留DNA,由骨骼鑑定最多不超過二十歲。好消息是尤金妮亞從該名女性身上採集到數枚不知名指紋,其中分布在上臂的幾枚可能是兇手在剜去皮肉時所留下。」
「我用各種資料庫跑過了,沒有紀錄。」清冷的女聲下一秒便直接澆滅眾人甫才燃起的希望。

目光依序掃視惡趣味的克萊兒和明顯失落的幾人,約恩不禁莞爾,「至於死者身上和鞋底都沾有粉末,經檢驗後確認是混合低筋、中筋、高筋等各種種類的麵粉。扣除一般住宅,距離棄屍地點二十分鐘的路程內,有至少三十七間登記商家會用到麵粉。」
「範圍太廣了,從麵粉的用途篩選呢?」
「能夠剔除一部分商家,但不一定準確。」鍵盤的敲擊聲響起,地圖上閃爍的綠點隨即暗下大約三分之一,眾人擰起的眉頭卻沒因而舒展。

「好了,該做的還是要做。」
頂著一張略嫌憔悴的面容,向來負責對外聯繫與媒體發言的道格拉斯鼓舞士氣之餘不忘安排後續勤務,「約恩將現場帶回來的證物重新檢查一次,克萊兒排除剩下的可疑商家,監視器紀錄由丹佐負責,大家振作點爭取提早收工,有任何發現及時匯報。」一一點名組內成員,道格拉斯的視線最後駐足在布蘭登身上,「至於伊茲先生先回家吧,很抱歉沒能讓你好好休養。」

「當然不,這場持久戰怎能少了我呢?」
男人的眼角染上笑意,鏡片倒映出的冷光彷彿也因而溫暖起來。





大夥忙了一晚上卻沒有多少進展,丹佐大約是在十一點左右離開仍然燈火通明的辦公室,回家洗潄後半濕的腦袋才剛沾枕便陷入黑甜的夢鄉,直到熟悉的鈴響劃破闃靜。

「喂?寶貝女孩半夜找人聊天嗎?」
迷迷茫茫地將聲源湊近耳邊,只見不足兩秒鐘丹佐猛然瞪大眼,一雙黑眸登時沒了睏意。
「好,我馬上過去。」隨手將手機一拋,起身更衣的警探還在尋思時間已晚毋須打擾才剛出院的傷患休息,卻不想電話來得如此及時。

「嘿、怎麼了?」
既沒有過多的開場白,也沒有客氣的試探,布蘭登先發制人直切主題:「你不用特地繞過來,我自己直接去辦公室。」男人的聲線透著沙啞,顯然也是被克萊兒的消息擾了好眠。
問題層面已經從是否告知,躍升到是否親自接送,失了主導權的警探只能盡力挽回劣勢,「不、當然不行。」答案相當決絕,甚至無暇顧忌自己的態度是否合適。

「我是成年人,我很清楚如何照顧自己。」相對地,布蘭登的回應同樣堅定。




實習生活過於忙碌,都忘了更新


2018-07-31 異鄉人SCID
 

评论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