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異鄉人CH10-5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刊物詳情:官網伯樂巷月見草淘寶


像是猛吸一大口氣屏住不吐,通話沉默了將近三秒鐘,意會到自己太過唐突的丹佐終是讓步,「好吧,但保持電話通暢。」
「你過度緊張了警官。」
面對布蘭登的抗議,丹佐這回的態度十分強硬:「別忘了他們怎麼死的。」

不論主謀是出於什麼理由綁架布蘭登,不論是忌憚又或是其他原因,但的確僅是警告,倘若對方有意取其性命,布蘭登屍體早就涼透了。
每每思及次,丹佐都不免有些後怕。
「好,我等會再給你電話。」只聽布蘭登語帶無奈。

丹佐不確定男人是否有發現,但打從綁架過後,布蘭登面對自己時似乎少了幾分底氣多了幾分退讓,這番變化尚且無法辨別好壞,但至少不再公事公辦兩句話就沒了下文。
於是,得寸進尺,「不、就這樣別掛斷。」
「我還在家。」
「我怕你忘了。」
許是被堵了一句,布蘭登沒再回應,話筒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響,顯然男人放棄抗議認份洗漱去了。





凌晨三點。
天色仍暗,伴隨波薩諾瓦的慵懶曲調,一路上兩人時不時閒聊兩句,順帶感嘆紐約的交通只有夜闌人靜時才會通暢無阻。
相較住在上西城的布蘭登,黑人警探先一步駛進匝道,將近二十分鐘的路程幸而沒有發生什麼意外。

「你到了吧?訊號稍微變差了。」
「是,耳朵真──」拉起手煞車,丹佐在抬眸對上後照鏡的同時猛然噤聲,鏡中倒映出的人影眉眼溫柔得近乎陌生,那模樣就是丹佐自己也不禁錯愕。
「喂?」
「沒什麼,我只是想等這個案件結束後好好放個假。」
「那你得更努力才行。」
低笑溢出唇角,就在話題越發往案件方向去的當口,燈光照亮略嫌昏暗的地下室,鮮黃的車身駛過丹佐眼前,終是在靠近電梯旁最明亮的車位停妥。
即使男人嘴上沒說,表現出的態度也一如往常,不愉快的意外經驗仍免不了對布蘭登造成無可抹滅的影響。


本就黑色的瞳孔益發深邃,強迫撫平眉間的疙瘩,黑人警探態度自若地上前打招呼:「嘿!」

「你不必特地等我。」
雖是這麼說,丹佐卻清楚地捕捉到男人雙肩因有人陪伴而放鬆的弧度。
「燈光昏暗的地下室絕對是歹徒最好的下手地點,處處都是沒有監視器的陰暗死角,而折斷人的脖子只需要不到一秒鐘。」目光掃過男人從西裝領子露出的後頸,在布蘭登沒有察覺的角度不自覺如大型貓科動物盯上獵物般半瞇起眼。


「狀況怎麼樣?」
步出電梯的兩人一前一後地走進辦公室,帶點苦澀的甜膩氣味撲面而來,毫不意外今晚值班的亞洲女孩正捧著熱可可盯著電腦螢幕直瞧。
「人在裡頭已經等急了,也許你們再晚十分鐘他就可以把偵訊室拆了。來、這是剛才簡單整理過的資料,需要注意的一點是他只有十七歲,沒有律師或監護人在場──」

沒等克萊兒把話說完,熟知相關規定的檢察官率先走進偵訊室旁的小房間,隔著單面鏡,只見雙手被銬住的少年翹起椅子來回擺動著,那模樣與被關在籠中焦慮踱步的大型犬極為相似。
兩人對望一眼,不發一語的黑人警探走在前頭推開偵訊室的門。

「終於來啦!」
揚高的語調滿是興奮,然而阿吉雷的急躁並未感染布蘭登,只見褐髮的檢察官慢條斯理地坐定位,垂眸翻閱早已記下八成的檔本,特意隔了半晌才抬眸望向不耐煩的少年。

「阿吉雷先生,我是布蘭登·伊茲,方便和我們聊聊嗎?由於你的律師並不在場,所以不算是正式訊問,聊天的內容自然不列為證詞。」

拜超過六呎半的身高所賜,尚未成年且擁有黑人血統的阿吉雷因而被幫派所接納,或許是長期混跡街頭,膚色黝黑的比起照片成熟不少,然而阿吉雷一開口便震懾兩人,「嘿!你知道我的名字!我不需要律師,我是來自首的。」
乍聽之下既沒有裝模作樣的深沉,也沒有即將伏法的怯懼,而是一種與外貌十分不符的稚氣語調,甚至較實際年歲來得更低齡一些。

眉睫虛掩,困惑飛快掠過潭藍色的瞳仁,再次提問時布蘭登已經恢復以往的理智,「能夠詳細說明自首的理由嗎?」
「我殺了人,四個人。你要抓我嗎?警察先生你要抓我去坐牢嗎?」伸出四隻手指,看上去模樣狼狽的大個子一邊搖晃著椅子一邊衝布蘭登咧嘴傻笑。





更新!!!!
喜歡得寸進尺得丹佐www

2018-08-03 異鄉人SCID
 

评论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