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異鄉人CH10-6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刊物詳情:官網伯樂巷月見草淘寶


察覺布蘭登的停頓,丹佐順勢接過話頭:「既然你自稱是兇手,請你仔細說明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犯案?兇器又是什麼?」
「那是在一個倉庫,時間是晚上我忘了幾點。聽著,我有一把槍,一把又酷又大的槍,我開槍然後他們就死了,血流了滿地。」即便陳述自己的行兇經過阿吉雷仍然態度自若,顯然不為可能面臨的法律責任而緊張。

「能夠說出死者的名字嗎?」
「吉里娜,還有另外三個傢伙。啊、我不喜歡他們。」
「你認識死者嗎?為什麼要殺他們?」
將照片依序擺放,一雙藍眸瞬也不瞬試圖從青年面上瞧出端倪,卻不想阿吉雷搖了搖頭答得直接,「我不知道。」
聽到這裡布蘭登神色暗了下來,眉間的疙瘩攏得老高。
雖說檔案中並未註記,然而任誰都能感覺到阿吉雷的反應並不尋常,這也合理說明主謀為什麼會有恃無恐地安排少年動手。
情況想當然不如阿吉雷所言那般簡單,唯一的可能就是有人安排了一切,引死者及兇手共五人一步步按照劇本演出。

「你知道殺人要坐牢嗎?為什麼來自首?」
「嘿我聽說監獄很酷很有趣,是真的嗎?我一直很好奇啊。只是那天我上班很累,回家睡覺後就忘記了,所以今天才來。」伸手搔了搔頭髮,不清楚情況嚴重程度的阿吉雷笑得靦腆,語速不自覺越來越快,本就不算清晰的咬字變得更加含糊。
無暇糾結究竟是誰給阿吉雷灌輸這種偏差觀念,可以肯定的是對方確實有備而來,比起威逼利誘,這種從根本洗腦的做法更加滴水不漏。


「槍呢?在哪裡?還有你說的倉庫在哪裡?」
「在倉庫,就是我常常去的倉庫。」
「倉庫在法拉盛附近嗎?」
「嗯……」
看出阿吉雷的遲疑,丹佐索性換個問法:「開車要多久?」
「大概十五分鐘。」
沒有工於心計和虛以尾蛇,有的只是直白問答,一來一往布蘭登也逐漸掌握了提問的技巧。
「你用什麼工具棄屍?」
「送貨的車。」說著,阿吉雷一連打了三個呵欠,顯然已經睏了。

「最後一個問題,你身上的衣服幾天沒換了?手上的傷口有處理過了嗎?」徹夜偵訊是警檢對付難纏罪犯常見的手法,然而鑒於此次疑犯的特殊性,心情複雜的布蘭登決定明天再釐清細節,另一方面也免得落人口實。


「一、二……好像是三天。」
扳著手指,犯睏的黑人少年揉著眼睛嘿嘿傻笑,「有什麼傷口嗎?噢原來在這裡,反正不痛啊。」
阿吉雷手臂上疏於處理的傷口已經有些潰爛,理應因為發炎反應而身體不適,然而少年面上卻不見痛苦,顯然所言非假。

談話告一段落,褐髮檢察官面上的鬱色不減反增,直到將手搭上門把這才猛地回過神,「對了,你願意提供DAN和身上衣物供我們比對嗎?當然我們會提供乾淨的衣服給你更換。」
「好啊。」
阿吉雷答應得十分爽快,說著已經動手將外衣脫下,眼見最後一件底褲即將失守,嚇了一跳的丹佐連忙揚聲阻止:「等等!那件不用,我馬上回來。」


「情況如何?」
布蘭登隨意選了張椅子坐下,朝克萊兒笑得無奈,「不太妙,我覺得阿吉雷的證詞十分可信。」
「還真是憑空落下的禮物。」
「對方的意思很明顯,藉此阻止我們繼續查。」


聽聞身後響起關門聲,布蘭登問道:「他的傷口還好嗎?」
「大概因為睏了所以堅持不去醫院,只好簡單包紮後讓他吃了消炎藥。」將手中的證物袋在女孩的座位旁放下,丹佐接著問:「阿吉雷是開車來報案的嗎?」
「我不確定,不過就算是開車,車子應該還停在六十三分局。」
「若是以屍體被發現的地點為中心,十五分鐘的路程大約……」只聽褐髮的檢察官低聲叨念,丹佐也不客氣,直接出言喝止:「停止!傷患就該有休息的自覺。」

面對布蘭登的詫異,黑人警探只是回以微笑,「克萊兒證物檢驗的部分就麻煩妳了。我會和分局聯絡,根據證詞那臺車極可能是阿吉雷用來棄屍的交通工具。」
「DNA檢測需要一點時間,你們現在還回去嗎?」擱下未完的代辦事務,克萊兒隨手將長髮紮成馬尾,目光掃過被突發事件擾了睡眠的兩人。
「你去忙吧,別擔心我在這顧著。」
擺了擺手,望著螢幕上的電子地圖,等待丹佐的又是一個不眠夜,當然首要處理的自是被阻止後一臉不悅的褐髮檢察官。

「休息室裡頭有沙發和毯子,可以睡得舒服點。」
「我可以幫忙!」
「我毫不質疑這一點,但不急於一時。」
像是沒有瞧見布蘭登眸底的薄慍,黑人警探放輕了聲調,就是丹佐自己也沒察覺藏在語句中參帶著幾分愛憐,「照顧好你自己,好嗎?」
亦許是丹佐的態度太過柔軟,布蘭登終歸沒再堅持。


「晚安。」
語句伴隨著喟嘆滑出舌尖,站在休息室前的男人重申道:「如果需要幫助,我就在那裡。」

2018-08-07 異鄉人SCID
 

评论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