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ZZYing.com  

● 異鄉人CH5-3

寫在前面
*內有BL描寫,不適者慎入
*原創SCID系列,正劇向刑偵文
*刊物詳情:官網伯樂巷月見草無限制


先反應過來的金髮鑑識官率先鬆手,無視自己發燙刺痛的頰肉,僅只一秒便恢復平日的冷靜模樣:「咳、都幾歲了還這麼丟人。」
「嘶──我等會還要去見人呢。」
墨色的眸瞳倒映出約恩面上紅得鮮明刺眼的捏痕,許是丹佐第一次認真考慮黑白人種之間的膚色優勢。
瞧見男人伸手撫上痛處,約恩惡質地打趣道:「不用摸已經毀容了,糟糕,腫得跟豬頭一樣看你之後怎麼找對象。」笑開的小虎牙若隱若現。
似乎是早已習慣兩人的相處模式,道格拉斯路過時只是笑著拍了拍丹佐的肩,明智地沒有介入年輕人的打鬧。


「不是還挺帥的嗎?」
沒預警的男聲傳來,這話既不是約恩所說,丹佐更沒有那種自戀傾向,既然如此只可能是──逐漸遠去的檢察官。

眨了眨眼,約恩詫異的目光在兩人之間來回逡巡,疑惑道:「還以為你們關係很差呢。」
「咳、我人緣好嘛。」
只見約恩一愣,半張著嘴,瞠大眼一臉不可思議,「臭美吧你。」笑罵著,邊伸手在男人髮頂亂揉一通。


兩人打鬧的對話聲雖然不大,卻足夠布蘭登聽得清明。
耳根一熱,畢竟布蘭登也沒想到自己竟會鬼使神差地答腔替男人說話,然而話已出口後悔也來不及,布蘭登鴕鳥似地佯裝什麼也沒發生什麼也沒聽見,故意粗聲粗氣地問道:「那誰、不是說要去哪嗎?」



純黑色的轎車悄悄然地滑出地下車庫,輕快的爵士樂隨即流瀉而出,褐髮的檢察官隻手撐著下頜,望著窗外不斷遠去的景色沒作聲,因為方才無意說錯了話現下布蘭登確實有些坐立難安。

很快兩人來到法拉盛著名的酒吧區,天色仍大亮,夜間才活躍的店家一間間鐵門深鎖,當然他們的目的地也不例外。
見識過男人前幾次太過理所當然的粗魯,布蘭登不期待丹佐這回會能多禮貌,毫不意外地,男人又一次忽略掛在門外休息中的吊牌,大咧咧地拍響門板,唯一別於以往的是店主這回應門的速度慢了許多。


「討厭!丹佐就知道是你,就讓你不要總在這種時間來了。」
面上帶著可疑的紅暈,一邊整理自己緊身皮裙的莉莉有些狼狽。
「打擾了真是不好意思,你也整理好了才出來,你沒看我們檢察官先生都嚇傻了。」
被扯下水的布蘭登推了推鏡框沉默地退到一旁,儘可能減少自己的存在感,畢竟今非昔比,對同志族群再有意見也不能表現出來,別說欠了莉莉人情沒還,隨著好些日子的相處布蘭登實在也不好再對丹佐惡言相向。

好事被攪黃任誰都不會開心,莉莉近六尺三寸的體型雖說較丹佐高大,卻不認為自己有辦法撂倒跟前笑得毫無歉意的男人,氣不過的莉莉一跺腳,嬌聲罵道:「說的沒半點真話,有牌的臭流氓你今天又來做什麼?」
「不是找你,我今天來找你的男人。」
毋須招呼,丹佐已經熟門熟路地在吧檯隨意揀了個位置坐下。
「找奧斯丁做什麼?」
眉頭緊蹙,男人碧綠色的眸瞳寫著警戒,平時融於血肉嗲聲嗲氣的模樣在剎那間消失無蹤。
像是沒有瞧見莉莉散發出的壓迫,男人仍舊態度自然地打趣:「別這麼緊張,他不是我喜歡的型。」
「你──」

一身廚師服的男人走出裡間,「連恩,沒事的。」走過莉莉時不忘輕拍了拍男人的後腰算是安撫。

在丹佐身旁的椅子坐下,性格沉默的男人沒有多談的打算直奔主題:「找我什麼事?」
「昨天我碰上佩頓和傑諾米,兄弟幾個約好改天找時間聚一聚,當然包括你。」瞧見奧斯丁眉頭擰起,丹佐搶在男人開口前接著說:「我只負責傳話,要拒絕你自己給佩頓打電話。」態度明擺了撇開責任。
琥珀色的眸瞳直勾勾瞅著黑人警探瞧,與記憶中重合度過高的熟悉對話讓奧斯丁忍不住低笑出聲:「行,我會去,哪一天再和我說。」眉眼略顯嚴肅的線條因而柔和許多。
「那我任務完成了。」
說著邊衝仍拉長臉的莉莉眨了眨眼,嘴角上彎的弧度透著幾分調侃。


「臭流氓等等,這給你。」
「這是?」
角度不佳的照片很明顯就是偷拍的,照片中有兩人,身材壯碩的男人對任何一名警察來說都不陌生,正是薩爾瓦多黑幫的領導──赫納羅‧列卡度‧安德拉德,一旁擁有白金色長髮的女人丹佐倒是從沒見過,雖說五官輪廓並不清晰但能夠辨識是名年輕漂亮的東歐女子。

「她叫費婭,列卡度身邊的女人。」
這些日子碰上太多死者,布蘭登幾乎是下意識地脫口而出:「還活著嗎?」
「承你吉言,照片是前兩天拍的沒意外應該還活著。」
瞧見布蘭登面上的尷尬,莉莉只是微微一笑接著說下去:「我得到的資料只有相貌和名字,姓氏、年齡或國籍一概不詳。」




幾天沒更新啦
是說私心很喜歡莉莉這種角色www

2017-04-07 SCID異鄉人
 

评论

©DIZZYing.com Powered by LOFTER